怀柔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息龙洲 十六、再启一页

发布时间:2020-01-17 17:48:05 编辑:笔名

息龙洲 十六、再启一页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y:none;visility:hidden;}

那日晚间,耗儿从堂兄洪运来的婚宴上回家后,无形中就触动了一桩心事,犹豫再三,就一个悄悄的奔他轩叔家而来。

洪仁轩也刚从同一婚宴上回来,见有耗儿过来,赶忙让入堂房里坐了,又问些茶水一类,就问:“大晚上的,不会就闲走走来呢吧?”

这一问正问在耗儿的隐心思里,却又无可回避,只得怔怔而婉言道:“刚有琢磨呢,杏妹这一去,已有几月的日子了;她是个最最孝顺的女儿,应早有给家里来信了吧?”

洪仁轩闻说也不犹豫:“来了来了,早有来过了,好多封呢,老说怕我们惦记。”待会儿又道:“凭白的,你咋讨问起这个了?”

“噢。就是以前见她在眼前晃悠惯了,晃悠惯了,现突然远去了,不觉习惯,就想问问她些情况啥的,就这样。”他恳恳切切的样子。

洪仁轩就点头道:“这太常行了,你们毕竟也是兄妹嘛。”

耗儿就道:“就不知她单身一人,在那里过得还好吗,生活还能习惯的吗?”

洪仁轩就道:“信里都说挺好的,就不知那是否都为了安安慰我们,这妮子,也有她要强的地方呢。”

耗儿闻言就犹豫道:“您是说,对她的话,您这也将信将疑着呢,是吗?”待一会又道:“其实依我看,要说这南北水土和生活习性都有很大差异的,她要是将桩桩都说得怎样怎样,让人无牵挂,倒可能让人担忧的了。――噢,我都胡咧咧的,您别多想了。”

洪仁轩就沉思一会:“其实我也有这样想。噢,要不这样吧,我就将她的现地址拿给你了,你给她去封信问问,或许她倒能与你们说出实话了,你说呢?”

殊不知,这正是耗儿此来的目的呢,只又不敢贸然应允了,就道:“这样不太方便呢吧,说我们以前又没说好了。”

“这有啥方便不方便的,兄妹之间,写封信交通一下都不成的吗,你不会比我这个老顽固还封建呢吧。这样,我这就帮你取去。”就起身进屋去。

内屋里,银杏她妈早有躺下了,洪仁轩随进就随手掩好了房门,却在想了:女儿信上左叮右嘱的,叫不要将她的地址告诉了耗儿,他当时就在想了,莫非这耗儿还真有些意思了?现要看了他些细微的表现,却又觉的,这些可能还说无定准的。

这耗儿,他在追求他女儿,追求他女儿呢!他当然也知道了,这也不是全无可能的事儿。

――说这耗儿他本不姓洪,却是他妈从舅家过继过来的儿子。这事儿洲间人都知道。而当时他过过来时已有近五、六岁了,所以这事儿他自己也知道,一清二楚。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女儿不让自己将地址给他了,就说明他过去已有向她表示过了,而自己女儿又不咋乐意,或根本没想予以考虑。作为父亲,他当然得尊重女儿的意思了。

他于是在房中摸索一会儿,就又两手空空出来:“还真不巧了,她之前几封的信皮也不知丢哪了,而前儿刚来的一封,又让她哥哥一起拿过去了。要不这样吧,你就多走一步,过去问问,或等她再来了我拿给你,你看行不?”

耗儿却又是个极明了极敏感的人,闻说就道:“我说不用吧,您说不碍事。瞧,冥冥中都说不咋合适的呢。”

“你这小子,学会饶舌了,看我修理你!”他就笑言道。

“再不敢了,侄儿再不敢了。”耗儿也笑道:“您也别惦记着拿信给我了,我不要了。因为,因为,说无定准,杏妹她哪日也想起这一哥哥了,就给我来信了呢。”

洪仁轩就道:“常行!常行!,到时候了让叔也看一看,乐一乐,啊?”

耗儿陪个笑,就告辞出来望回走。

一会儿经过洪子权家门的时候,见他里屋的灯还亮着呢。也不知是咋的,这一路走回来,他总觉是这心里面有些憋屈,就想不如就进去与他说会儿话吧,不然要憋出毛病了咋办?就上去敲响了大门。

却没想,这边洪子权打开大门就埋怨上了:“有个事儿我正寻思着要过去问问你呢,你今儿晚上咋的那样不小心的呀?”

耗儿不糊涂,知道他说着什么,就沉闷道:“谁说不是呢,我也不知道自个儿今天咋搞的,弄的我这一晚上的酒没喝一口,闹喜房也没去,挺惭愧惭愧的。”

“想你也可能知道的,”洪子权就边拜坐边道:“打坏了人家结婚用的号匾,那可是多不吉利的事儿呀,咱光记着惭愧可不成,还要去多想想了。比如,咱们是不是该去多观察观察,多防着点,防着可能酿成的无根之风、祸害之事。”

“瞧你,啥时候也变的这样神神叨叨、疑神疑鬼了呀,”耗儿就回道,“这不过一小小的意外而已,小小的意外。咱惭愧该惭愧,可也犯不上去这么提心吊胆,草木皆兵了吧?再者说了,让防着点儿,咋防?让到人喜房前当哨兵去?这不纯粹搞笑呢吗?”

“说的也是了。”他又道:“不过说来说去说去说来,这事儿都得怨你的,怨你一时不小心,不然,哪有这多的事儿呀,不是吗?”

“我看就是你自招自讨的吧,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耗儿就回一句。

“你要这样说,我也无话可说,我就自甘做一回庸人好了。”他又道:“咱就相信:凡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何况这样老大的忌讳呢。顺便也告诉你了,这前后要一旦出来事儿了,第一个遭‘连坐’的就是你,知道吗”

“这也太玄乎了吧,说来事就来事儿了?”他闻说淡然一笑:“再者说了,要一旦真有啥事儿了,我那也不过是老天的预警不是吗?”

“可到时候了,人家就不会那样看了,人家会说,会说------“他意味深长道。

一时两两无语,似乎也屏住了呼吸,至老半晌耗儿才一吐长气道:

“事已至此,就算你说的有理了,我们又能咋样的呢?还不就能静观其变的吗;不过细想想了像你说的,也许合该有事儿的,当时我一瞧见那付号匾,就感觉有些晕晕乎乎、魂不守舍的,不然,也不会------”

“真有这事儿?”就问

“我说的,还能有假了?”他回一句。

他就犹豫一下:“-------好了,我们也别老说着这些了,毕竟都是些没影的事儿呢。”

“我说,我说,你这样不会是看着人家在结婚娶媳妇了,自己就心急心慌了吧?”他又及时转换话题道。

“瞧你说的,我是那样儿没谱没定性的人吗?”他就道

“就算你说的有理了,可你也就说得了你半边呢,不还有半边人呢么,她就没催你吗?”他就问

“你又在说笑了,你不知道的吗,我们已是名存实亡的了;她老嫌着我,嫌我太直爽,不够圆滑,怕跟我以后倒霉吃亏。”他苦颜而道。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她老爱挤兑你,又不放你的过手,正说明她心里有你,在乎你呢,知道吗?”他乜斜着他。

“那就谢谢弟兄点导了哦!”他就回一句。

“油腔滑调!”他又道“不过说真的,你们相交也够时间了,也该有个落定了。”

“可人家说,还没玩够了,你让我咋说?或许人家根本就不象你刚说的。”他瞅着他。

“那你呢,你想过你自己了吗,你这里可是在一片真心对人家的吗?”就问。

“老兄,你这啥意思呀,这话?”他反问。

“我说的没意思吗?”他不屑的一瞅:“你别以为拿自己的心思隐藏的深深的,别人就一定察觉不了了,我说着你和银杏小妹呢。――当然这话我不会明说了。这里我就想说了,如果你觉得你现在那位对你还不够真心的话,你就多检讨检讨你自己吧。――我这也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只想侧面给你提个醒。”

他就颇尴尬的笑笑:“老兄,你的眼睛也忒毒一点了吧,恍惚这世上就没有啥事儿能瞒过你的。”又道:“不过总之还是得谢你了,谢谢你观察到那么多却又一直替我紧紧瞒着了。”

“大家都是兄弟,我只在希望你能有一个自己满意的归宿呢。”他回道。

“我想我会处理好的,这件事儿。”他点头道。

“你是个有把握的人,这就不用我去参加意见了,是吗?”

“兄长就是兄长,兄弟我这里就先行谢过了!”他这里就做成一付作揖之状。

“走咯!”就脚步锵锵而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廖月
大连医科大学心血管病医院
吉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海口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苏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