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35周年历史不容篡改

发布时间:2019-09-14 09:52:57 编辑:笔名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35周年 历史不容篡改

中日和平友好精神是一种植根于两国文明交流历史脉络和敌对交战惨痛教训的信念,发展到今天就是中日战略互惠原则。当年,是“中日永不再战”的共同意志和抵御前苏联战略威胁的共同需求促成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署和中日关系正常化进程的延展。今天,随着中国的崛起、日本的低迷、中美共建新型大…

中日和平友好精神是一种植根于两国文明交流历史脉络和敌对交战惨痛教训的信念,发展到今天就是中日战略互惠原则。当年,是“中日永不再战”的共同意志和抵御前苏联战略威胁的共同需求促成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署和中日关系正常化进程的延展。今天,随着中国的崛起、日本的低迷、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展开,中日又一次站到战略上分道扬镳的十字路口,再次出现将本国的发展与对方的发展两相对立的趋势。在日本国内,靠描绘“中国战略威胁”刺激民意大行其道,正在形成通过修宪强军和积极拓展外交来应对中国崛起挑战、恢复日本在亚洲“领导地位”的共识。在中国国内,有人加劲鼓吹“一山不容二虎”、“中日必再有一战”。

中日邦交正常化已40年,但日本作为一个地区国家的正常化却在开倒车,中日关系还远未在心理上实现正常化,这个问题长远来看需要双向解决。当一切还在动态发展中,以放任甚至挑动的态度加剧中日对立对抗情绪和态势则是对历史、对未来的不负,更是对中日和平友好精神和战略互惠原则的毁弃。值此《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35周年之际,中日和平友好精神需要作为一种现实存在来传承,而不是熄灭的火种去祭奠,亦不应成为两国关系顺畅时大行其道、困难时讳言忌谈的机会主义工具。遏制安倍政府对外政策的错误倾向,挽救中日和平友好精神和战略互惠原则,蓄势重启构建新型中日关系的努力,应是萦绕在中国对日工作者心中的使命。

中日之间的和平问题是主导了大半部东亚近现代史的命题,中日关系正常化进程优先寻求解决的问题就是和平问题,这个问题在整个亚太地区早已走上和平、繁荣和区域化轨道的今天不应再逆向冒出。东亚地缘政治正步入新的历史阶段,中日重建战略互信、重构彼此战略关系的重要性比二战后的任何时期都更为强烈。日本曾试图通过征服中国称霸亚洲、称雄世界,终遭到惨败,她休想再尝试这样的迷梦。日本正以不可逆转的态势退出亚太地缘政治舞台的中心,因为其缺乏向前看的勇气,执意搅起历史问题和民粹主义浑水,不能以负的政治家面目现身国际场合,不能取信于邻国和国际社会。面对这样的日本,中国应当积累起越来越多的冷静和自信,放掉对日本政客的不切实际幻想,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做日本民众的工作中去,从民间交往和地方交流的土壤中汲取培育新形势下中日战略互信互惠和和平友好精神的主要营养。

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必须提及钓鱼岛问题。《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谈判进程异常漫长、艰难,之所以在中日邦交正常化六年后才得以签署,钓鱼岛问题正是主要的难点之一,日方也确曾在谈判过程中提出以中方承认“尖阁列岛”“属日”为缔约前提。事后证明,“唤醒沉睡的孩子”,在中日之间挑起钓鱼岛争端,是日本右翼势力为阻挠中日邦交正常化进程蓄意制造的事端。但在当时的中日共同战略利益作用下,经过谈判和沟通,双方理智地决定搁置争议。1978年4月22日,时任日本外相园田直公开就《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谈判问题表示,在考虑了中国方面的反应及日本民间的多方面反应后,“决定不再就此问题继续争执”。

1978年10月25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生效后的两天,邓小平在访日期间出席了东京日本俱乐部举办的招待会。在回答有关钓鱼岛问题时,他指出:“在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和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我们双方都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些刺,来阻碍中日关系的发展。我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放十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代人智慧不够,这个问题谈不拢,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邓小平的这一谈话连同他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谈判期间亲自提出的指导意见一道,继承了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领导人制定的策略思路,为中国政府处理钓鱼岛问题确定了基调。

历史不容篡改。这一代日本政客缺乏他们前辈的胸怀、智慧和勇气,拒不承认中日双方商定搁置钓鱼岛争端的历史事实,终究改变不了在与中国的较量中失分越来越多的颓势。

作者:晓岸


微信开微店
微商城的账怎么做
小程序平台系统哪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