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P2P网贷陷链式危机投资者维权进退迷茫

2018-08-07 16:30:31

“现在的速度是每天倒掉一家。”上海P2P贷投资者梧桐(化名)感慨道,“我把钱分散的投到了多个平台上,结果大多数都出事了。”

梧桐所感慨的,正是当下P2P平台所遭遇的挤兑潮。继上月的P2P平台倒闭潮后,11月后,汇银投资、家家贷、乾坤贷、宝丰创投、鹏城贷、铜都贷等多家P2P贷平台也陷入资金兑付困难,而这些问题P2P均具有预期收益率较高、投资门槛较低等共性。

而据调查了解,当前持续扩散的P2P兑付风波,除涉事P2P运营本身存在问题外,亦与“贷团”模式及部分投资者的“分散投资”有关。与此同时,也存在部分P2P平台方之间的互借款现象,而这些问题均导致诸多P2P平台的挤兑发生“链式反应”。

同时,前述多家P2P平台在应对兑付危机时也采取了不同的策略,而部分停止运营及兑付的P2P平台已因投资者报案而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

目前,大多投资者聚集于络、线下等平台开展维权事宜。而由于缺乏相应监管部门和法规,部分投资者对维权途径颇感迷茫。

紧急应付挤兑潮

发现二手不锈钢蒸发器
,本月多家P2P公司陷入挤兑或兑付困难,而这些平台也纷纷通过公告解决方案、延期还款、暂停或限额提现、打折出售债权等方式进行应对。

其中,一些P2P平台选择了与投资人通过协商达成和解方案。10月21日,位于常州市新北区的一家名为“汇宝信贷”的P2P平台出现提现困难。而11月5日,该平台向投资人发布致歉公告称,平台将承担投资人全部本息,将款项分为个月内还清。

“我们就是怕他给大家画饼,刚开始他在群里承诺天内解决问题,之后就没信了。”汇宝信贷投资者胡凡(化名)表示,“后来现场去了投资人,他又发公告说每天每户保证给2000,结果第一天只给了二十几个人,从21日开始一共才处理了不到20万。”

工商资料显示,汇宝信贷法人代表为石兴国,注册资本500万。而据胡凡透露,石兴国为80后,年仅25岁,曾在杭州一家名为“爱贷”的P2P公司工作。

无独有偶,11月4日,徽煌财富就待收债务问题与投资人代表达成解决方案,同日,宝丰创投也公布了投资人提现解决计划,并表示金额在1万元以下的账户可“不续投直接体现”;次日,另一家已现兑付问题的P2P“汇银投资”运营团队对投资者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行业经验不足导致经营不善北京抵押贷款
,决定从11月5日起停止营业,进入债务清算程序。

而亦有P2P因逾期还款而采取了限额或延后提现的方式应对投资者的索偿。

公司位于深圳的“鹏城贷”便采取了限额兑付的方式。11月4日,该平台发布公告,称由于数笔回款逾期,该平台决定在11月4日-11月10日期间,按照申请提现时间顺序循环限制打款,每人限额5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鹏城贷的所涉资金额或更大,据该平台站信息显示,投资金额排名前10人的投资金额总和就已超2亿元。

而另一家名为都梁创投的P2P平台亦在11月5日发布公告表示,由于平台大股东更换(由“刘其军”变更为“钱广程”),需与投资人需核对金额,11月5日至11日期间不处理提现请求。

事实上,钱广程本身已是都梁创投股东之一。其站信息显示,都梁创投(南京都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由钱广程、刘其军二位股东组建,并由钱广程旗下企业——江苏绿然花木有限公司评估价近1.08亿元的林权证为都梁创投提供本息保障。

“这只是应对P2P挤兑风波的一种方法。”一位接近前述两公司的投资者表示,“很难说一周后能不能提现,而且到时候大家都要提,因为怕自己被套,这样又会造成挤兑。”

此外,亦有铜都贷、家家贷等P2P平台因无法提现而被其投资者报案,已进入立案侦查程序。

集体维权进退两难

涉事P2P平台所在地各不相同,缘何在同一时间节点密集爆发危机?

调查了解,这与大多数线上投资者的“团模式”及“分散投资”不无关联。即当一处P2P出现兑付问题时,贷团及投资者亦将其在其他平台的贷投资同时撤出,而这将给涉事P2P造成提现压力。

“团模式”,指部分散户投资者通过作为“团长”的自然人牵线组织卡斯罗犬价格
,集合成P2P贷投资团,同时于多家P2P平台标的。

“团长通过络联系大家,然后让大家集合投资一些P2P,而这些平台的回报率都比较高。”胡凡告诉,“团长负责找平台,而通过这些团长,能够拿到一手消息,还可以获得额外奖励,但团长也能从平台那里拿到回扣。”

“团有时是以平台的资金需求运作的,有些平台缺钱了,就支付给团长一些佣金,然后团长帮忙发布这个项目,最后大家一起投这个站。”胡凡说,“一个团投好几个平台,而好几个出事平台的被套资金可能来自同一个团。”

此外,亦有投资者选择分散投资。“本来觉得这样风险小,结果投的几个平台这几天全都踩雷了。”一位投资者抱怨,“我预感别的平台要出事,结果刚撤出来就没法提现了。”

另一方面,部分P2P平台间也或存在互相拆借等关联情况。根据获得的一份徽煌财富提现解决方案显示,徽煌财富存在一笔2300万左右的待收款项,借款人陈玉根,而该人为当地另一家P2P“铜都贷”的负责人。

徽煌财富与铜都贷均地处安徽铜陵市,而这两家P2P出现提现困难的时间前后仅相差两天。据知情人士透露,铜都贷及陈玉根已被当地公安部门立案。

事实上,在部分问题P2P平台“期限错配”、“垫付资金”等混乱的运营方式下,加之“贷团”及“分散投资”的模式以及P2P平台间的互借现象,无疑让该类P2P平台风险向其他平台扩散,导致链式反应,进而引发更大的兑付困难。

而由于前述多家P2P的投资门槛仅为元,且并不需进行资格审核,因而涉及人数众多,而目前大部分投资者已在“贷大本营”等公共论坛组成维权团体商讨维权事宜。

不过由于缺乏对应的监管部门及法规,多数投资者对维权途径略感迷茫。甚至有投资者对报案一事表露悔意。

“有时候报案还是不报案,真的很矛盾,但有些贷可能就是被投资者的报案搞死的。”梧桐抱怨说,“不报案怕变成天力(天力贷)那样,资金被转移;报案又怕变成家家贷这样,连最后协商的可能也被堵死了。”

“但如果这些平台不还钱,除了报案和上访,也想不到其他的方法解决。”梧桐坦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