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德国在华企业看好中德制造业创新合作

2018-11-30 18:23:17

德国在华企业看好中德制造业创新合作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在华外资企业感受到了那些变化,他们又如何应对这些挑战?6月的一天,中国德国商会在北京德国驻华大使馆发布的报告《德国在华企业商业信心调查2015》显示,受经济放缓影响,德国在华企业普遍调低业务增长预期,但对中国投资环境仍持乐观态度,未来看好制造业等行业的发展。

制造业研发是未来合作重点

中国德国商会汇聚中国内地和香港近3000家在华德企。2015年的商业信心调查报告是中国德国商会在5月11日-6月12日通过收集439家在华德企就业务展望、投资和市场环境方面的反馈结果统计得出的结论。

总的来看,此次参与调查的德企,对中国经济形势的评价并不十分乐观。27%的受访企业认为中国经济将保持可观的增长,与去年48.9%的乐观企业相比,下滑较大;39.2%的受访企业认为和去年没什么变化,而33.8%的受访企业认为经济形势会更糟,这与去年只有17.5%不乐观的受访企业相比,数量几乎增加了一倍。

随着中国经济转型进入较为平缓的发展阶段,德国在华企业也相应调整了业务预期,呈现出了放缓的趋势。尽管如此,大多数在华德企依旧保持营业额和利润的健康成长,仍有过半企业认为可以达到预期的业务增长目标。这表明,在华德企的业务增长只是调整到较低水平而不是急速下滑,不同行业感受到的经济放缓所带来的直接影响也有所不同,但总体来说,相对于整体经济的增长速度,企业对其所在行业的持续发展则持更乐观的态度。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2014年,德中进出口贸易总额达1538亿欧元,增长8.8%,创历史新高。在货物与服务贸易的带动下,德国企业对华投资平稳发展。此前,中国商务部透露,今年2月份德国对华投资增长59%。中国德国商会当天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截至2014年,德国在华累计投资额480亿欧元。2014年德国在华投资21亿欧元,较2011年出现较大增长,尤其是汽车领域的投资增长了20.5%。65%的德国在华企业将新的投资集中在汽车、机械和化工等制造业领域。这表明,相较于低成本和低技术的行业,德国企业更看重以技术创新为基础的领域,现代制造业和研发已成为德国企业投资的核心要素,德国企业有意加强其在现代制造业的地位。与此同时,“有超过50%从事研发的德国企业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中国德国商会华北及东北地区董事会主席、西门子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赫尔曼表示,研发是制造企业的发展之道,迎合《中国制造2025》计划,德国企业在华投资的重点集中于现代制造业领域,意在中国经济结构现代化的过程中占据的地位。

今年5月,国务院正式公布《中国制造2025》计划,德国企业将此视为巨大商机。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在回答本报提问时表示,中国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规划和德国的工业4.0战略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双方在现代制造业领域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

“我们有非常大的兴趣。我们看到《中国制造2025》计划属于中国制造业总体发展的一个未来战略规划,而且战略重点主要集中于创新领域。德国企业正在准备积极参与《中国制造2025》计划,相应研发工作也在准备当中。”赫尔曼同样表示,比较《中国制造2025》和德国“工业4.0”的差异,工业革命在德国不仅仅意味着制造业的发展,还涉及整个价值链,从整个价值链不同的层面上都会呈现。目前大多数德国企业已经拥有非常高的自动化生产能力,但是中国很多企业还没有达到自动化水平,这为两国在制造业领域进一步合作带来了广阔的空间。“我们要把中国的几个制造业资源群体整合成一个高效群体,我们双方在这一点是有共同诉求的,我们需要共同更快地达到这个目标,然后通过更少的资源消耗,提高一切生产效率”。

人才难求仍是德企困扰

德企商业信心调查显示,和投资环境同样受欢迎的指标还有反腐败和知识产权保护。在今年的报告中,以往排名靠前的腐败问题首次跌出前十大挑战排行榜,表明中国的反腐败工作成效显着。多数受访企业认为,中国的反腐败措施改变了投资环境。赫尔曼表示,中国政府在反腐领域的努力是德企评价积极的部分。

但德国企业在中国的经营也有困扰,报告列出今年德企面临的十大挑战,包括寻找合格员工、劳动力成本上升、留住人才、货币风险、行政阻碍、速慢、互联审查、国内保护主义、法律不安全感和不清晰的规章制度、知识产权保护。其中,前三位均和人力资源有关,表明人才问题和往年一样仍是德企在华所面临的挑战。

中国制造业近年来面临的招工难问题,也困扰着外资企业尤其是制造业外企。数据显示,82.4%的受访企业表示,寻找合格员工是德国在华企业今年面临的挑战,这个数字比去年上升了8.3个百分点。99%的研发型企业面临寻找高素质员工的问题,劳动力市场的不足因此成为了经济转型中需要克服的首要困难。劳动力成本的提升以及留住合格人才的问题,紧随其后位于第二位和第三位。

除了人力资源限制以外,互联限制也令德企感到忧虑。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称,由于许多德国在华企业属于研发企业,对于互联依赖程度较高,因此中国的互联问题也成为了在华德企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7月1日举行的第十五次会议上审议正在酝酿中的国家安全法草案。柯慕贤说,德企担心该法会对创新产生比较大的阻力,因为“国家安全”的定义是广泛而模糊的,会令外来投资者产生压力,无法清晰把握今后的趋势。“德国‘工业4.0’计划也需要更多的数据保护措施和保障。中国的国家安全立法草案准备让公司公开源代码,这与德国‘工业4.0’计划的目标不相符。应考虑如何在安全与开放之间寻找平衡,为创新留下一个空间,保障创新的可能性。”

德国工业4.0计划的创新和生产数字化方面高度依赖运转迅速和顺畅的跨境互联。目前中国的互联速相对较慢,会影响德中两国在络方面进行合作。赫尔曼表示,这个问题虽然不会严重到令在华德企撤资,但会影响新增投资。毕竟数据安全、信息处理和顺畅的速在投资环境的选择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6月29日上午,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意味着这一全新的地区多边机构正式成立。中国德国商会代表德国企业表达了希望积极借助这一机制,投身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中来的愿望。

柯慕贤表示,德国将在亚投行中成为第四大股东,从德国角度看,亚投行的建立是对现有国际金融机构比如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的必要补充,因为亚洲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很大。他相信新的亚投行会按照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那样高的标准去运营。中国德国商会希望德国企业积极借助这一机制在亚洲基建投资项目中发挥更大作用。

二手50装载机
白蚁防治
载冷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