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表弟邂逅已婚表姐同居生子以35万将孩子送

发布时间:2019-06-09 00:46:55 编辑:笔名
子宫内膜炎的治疗方法
子宫内膜炎多久能好
白带多是为什么啊

今年2月24日,何梦在铜鼓县妇幼保健院生下了一个男孩。这段时间,男友涂辉一直悉心在旁陪护。

2月26日晚上,躺在床上的何梦,忽然听见涂辉和一个人打:“林姐,你过来帮我带下小孩吧!”接着,涂辉就把儿子抱走了。第二天上午,何梦还看见涂辉抱着儿子来做身体检查,可当天上午,他就又急匆匆地把儿子抱走了。

“我去万载有点事,两三天就回来,小孩先请人带着。”涂辉走后,何梦的脑海中翻来覆去都是他临走前的这几句说辞。

涂辉说只是请人帮带下,身体尚虚弱的何梦也很能理解——她的儿子确实也没人愿意照看,

涂辉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

直到涂辉走后的当晚,他的竟然打不通了,此前的连番举动这才令何梦起了疑心。在惴惴不安之中,何梦捱到了3月2日,这时本该已经返回铜鼓县的涂辉,打来了一个,何梦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孩子在哪?”何梦紧张地问。“别人在带,放心。”涂辉轻松的语气,在何梦听来心感不安。

“你回来的时候把孩子抱回来!”何梦在里喊了起来。涂辉却依然在那头轻松地回应:“我没有带小孩那人的。”

何梦猛地挂断了,越想越不对劲,她强忍住心里的慌张,拨通了110。

3.5万元达成送子协议

“老板娘,你这么富态,肯定有好几个小孩?”2013年春节期间,涂辉到一个家具店里买桌子。在和老板娘林萍闲聊时,涂辉恭维着。

谁曾想,涂辉这句无心的问,正好戳到了林萍的痛处。虽林萍已30岁,一直不能生育,虽然一直在接受治疗,但还没有好转的迹象。

“我到现在还没生过呢,你要是有的话,就给我介绍一个!”林萍勉强地笑着。她非常想领养个小孩。

没想到涂辉十分认真地和林萍互留了。“有这样的机会,我会联系你!”说完,涂辉就走了。林萍随口一说,还以为涂辉是跟她开玩笑。

不久,涂辉的真的给林萍打来了。

2013年2月22日,何梦已近临产期,一心卖子的涂辉通过和林萍协商好了,以3.5万元的“营养费”名义,将孩子送给她来养育。

2月24日,何梦产下一个男婴。当晚,林萍来到医院看小孩时,涂辉还以没钱付医药费为由,向林萍要了1300元。这一切,作为孩子生母的何梦完全不知情。

3天后,涂辉称去万载,抱着孩子告别了何梦,在铜鼓县城西湖广场见到了林萍。他收取了3.5万元后,将儿子交给了对方,头也不回就走了,只身去了湖南、广东等地。

表姐为表弟提出离婚

涂辉和何梦相识于2011年10月,素不相识的两人都前来参加外婆的寿宴。

当晚,因为外婆家里小,住不下,涂辉就和母亲、何梦3个人住在了铜鼓县林业宾馆。开了一间房,三张床涂辉睡中间那张。临睡前,三人闲聊起来。

“难怪你也喊外婆!”涂辉和何梦几乎同时惊呼道。原来,涂辉和何梦两人的母亲竟是亲姐妹。只不过涂辉父亲是新余人,涂辉一家并不常在铜鼓县,所以早年间两家隔得远。

“你大我6岁,是我的表姐。”涂辉高兴地说道。

涂辉老家是铜鼓县某乡镇,已经24岁的他没有固定工作。从那次遇见何梦开始,单身的涂辉,竟将已婚的表姐作为追求目标,开始发动猛烈的攻势。涂辉不断打约何梦出来玩,还称自己在外面承包工地……在涂辉的甜言蜜语攻势下,何梦渐渐迷失。

认识涂辉还没到4个月,何梦主动向丈夫提出了离婚。2012年初,没有工作收入的何梦,来到涂辉在铜鼓县三都镇租的房子里,和他同居了。

同居期间表弟“出轨”

因为两家人的反对,涂辉和何梦一直没举行婚礼。

何梦家人很反对两人在一起,何梦父亲多次怒指“涂辉喜欢骗人”。而涂辉的家人起初也反对两人结合,还劝何梦早点离开涂辉,但后来这对表姐弟坚决地走到了一起。

两人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何梦渐渐发现了涂辉的“真面目”:“在家里从来不做事,没钱用的时候就找他爸要,偶尔还会问我要钱。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没有出过一分钱,都是我出的生活费。”

在两人同居期间,涂辉又和镇上一名17岁的女孩有了暧昧关系。为了这次出轨,当事两家人又是闹得一阵风雨,何梦的家人,还专程去这个女孩家进行劝阻。

涂辉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何梦一直不太清楚。她只记得,在2012年有一次,涂辉带她乘出租车到了万载一工地看了一下情况,在工地旁吃了晚饭就回来了。

2012年6月,何梦怀了身孕后,两人搬到了铜鼓县城租房住。

父母均放弃孩子抚养权

何梦报案后,涂辉被公安机关列为了上逃犯。今年4月29日,涂辉悄然回到铜鼓县,谁知刚回来,就被警方一下抓住了。

3.5万元的营养费到哪儿去了?涂辉向警方交代说自己被骗了2万元,其他钱做生意全亏掉了。但当何梦质问他时,涂辉又称一部分钱用来还了高利贷。但即便是这样,何梦一直努力帮何辉开脱,向警方求情,辩解涂辉是无罪的。

涂辉、何梦生育的孩子,这时却不知道怎么安排。涂辉、何梦两家人当初就反对两人在一起,现在也都不能接受这个孩子,按照我国《婚姻法》规定: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不得结婚。涂辉和何梦无法取得合法婚姻关系,更无法拿到准生证,小孩将来的落户都会成问题。以两人现有的处境,根本不具备抚养能力。

经过协商,涂辉和何梦自愿放弃了对小孩的抚养权,并由公证处进行公证,转由其他经济条件较好且自愿抚养的人进行抚养。而涂辉的行为终逃脱不了法律审判,因涉嫌拐卖儿童罪,涂辉已经被铜鼓县检察院起诉到了法院。(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新法制报 文/丁传富 刘帅)

“益是杭州”千人公益骑行 元宝铺践行互联网+公益
世界田径接力赛:中国队收获两枚铜牌创造历史
“谁是舞王”大区赛沈阳站结束 全国八强全部产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