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六界为尊 第256章 九十三 惩罚

发布时间:2019-10-20 17:06:05 编辑:笔名

六界为尊 第256章 九十三 惩罚

“我现在就去找那个乌勒尔印证,若是让我发现你胡説八道,回来一定扒了你的皮。

他之所以一直没出声制止洛基,目的就是想看看托尔兄弟几人会如何处理这件事,结果几人的表现都不能让他满意。托尔能当机立断终止丧宴本还不错,只是现在竟然为了一女人的风流韵事,不顾当前糟糕的现状去做什么印证,又让他好不失望。

奥丁想着静心驱走心中的失望情绪,那久违的神王威严终于又回到身上,看了看洛基冷冷道:“发泄完了吗,发泄完了就走吧,你不会让我亲自动手吧?”

洛基狂笑道:“哈哈!奥丁,你不是看在你们兄弟的面子上没杀我的两个儿子吗,现在咱们没什么兄弟情分了,有种就杀了我吧!”

“你洛基是我奥丁的兄弟,血肉相连的兄弟,我怎么会杀自己的兄弟呢!你想多了,我只是找个地方让你冷静冷静而已。”

奥丁淡漠地説着,看了一眼海姆达尔道:“我们带他去北边的那个荒之洞穴,你去把他的两个儿子纳尔弗和瓦利带过去。”

海姆达尔神色瞬间一变,想説什么忍住没开口,答应一声快速离去。

奥丁説完双手一震,瞬间把洛基制住擒在手中,带着他向着荒之洞穴而去,提尔、维达尔诸神也都陆续跟在他身后。

诸神在来到荒之洞穴等了一阵,海姆达尔终于带着洛基的两个儿子过来。奥丁看着洛基一笑道:“你不是説我把你两个儿子变成狼和蛇吗,我这人不喜欢承受不白之冤,所以今天就坐实你的説法吧。”

説完双手口念卢恩魔法文字,双手不停地施法,只见洛基的小儿子瓦利身体灰毛丛生,脸孔变长,尖牙外露,慢慢变成一条灰色的大狼。

纳尔弗又惊又怕,刚想动猛然发现身体再动不了,吓得大喊大叫。瓦利变的灰狼开始还害怕的嚎叫不已,不久突然双眼通红,暴吼一声跳到哥哥纳尔弗的身边,爪子一挥扒开他的衣服,一口在他肚子上撕开个口子,接着双爪连扒,把体内的肠、胃内脏都给扒了出来。

纳尔弗疼得怪叫连连,可惜被锁住身体不能移动分毫,终于坚持不住,大叫一声死在当场。

“呵呵,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出生错了人家!”

奥丁説着让海姆达尔把变成灰狼的海姆达尔带走,又把早已死去的纳尔弗的内脏从体内取出,施法把它们变成细长的结实绳索,用这些绳索紧紧地扣住了洛基的手脚身体,使他仰面躺着,再不能移动半分。

做完这一切,奥丁看着躺在地上的洛基冷笑道:“洛基,我虽然不能杀你,却可以使你生不如死,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吧!”

洛基漠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听大笑道:“奥丁,我本就有这种觉悟,绝不会求饶的,却是让你失望了。你不是很害怕‘诸神之黄昏’的到来吗,现在无论你心机用尽也阻止不了了,等我脱开枷锁的那一天,就是亚萨园毁灭之日,你奥丁将断子绝孙,为所有的罪孽付出代价。”

“命运未必会让我断子绝孙,不过你洛基却必然会,我这就亲自去霜巨人国度,杀光你的所有子嗣。”奥丁説完再不理他,纵身出了洞穴,直向北方的霜巨人国度飞去。

诗歌之神布拉基见奥丁离开,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翻腾,冲出洞穴不停地呕吐起来。维达尔帮他拍了拍脊背止住呕吐,沉声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先回去吧!”

布拉基苦笑着摇头道:“我也是奥丁的儿子,同样属于将要毁灭的一份子。”

“预言未必是真的。”提尔沉声道。

“也许吧!”

布拉基刚説完,抬头突见希芙和那早就离开亚萨园的斯卡蒂正向这边奔来,斯卡蒂满脸怒意,希芙则满脸哀伤。

二人来到洞穴里面,一看洛基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斯卡蒂指着洛基暴叫道:“该死的家伙,你到底和雷神説了什么,竟然让他发那么大脾气?”

洛基一看大笑不已:“嘎嘎,托尔那傻瓜真的去找乌勒尔印证了?何必问我,你问问你身边的那个贱女人不就全明白了?”

希芙一听是又羞又气,满脸苦色地哀声道:“洛基,我希芙自问没得罪过你,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哈哈,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嫁错了人家!”洛基大笑不已,把刚才奥丁的话又説了一遍。

“大嫂,到底怎么了,托尔真把那什么乌勒尔杀了?”布拉基沉声道。

“要是仅仅杀了就好了,他一见面话都没説,拿出雷锤一锤把乌勒尔轰得魂飞魄散。我就问他为何要行凶,他用那吃人的眼光瞪着我,让我来亚萨园问洛基。”斯卡蒂又是气愤又是哀伤地道。

提尔几人都是摇头苦笑,不用问,那叫乌勒尔的小子长得一定和希芙很像,托尔怒发冲冠,哪里还会计较什么后果。

“哈哈,这就是命运,谁也阻挡不了的!”洛基一听狂笑不已。

“好,那你也慢慢享受命运吧!”

斯卡蒂説着跑了出去,几人没明白她什么意思,都是一阵错愕。不久就见她又跑了回来,手中拿着一条数十米长的五彩巨蛇。

斯卡蒂把那条毒蛇头下尾上,像绳索一样缚在洛基头上方的一块岩石上,然后双手施展魔法,那毒蛇张开大口,慢慢吐出绿色的毒液。洛基一看挣扎了几下想扭头躲开,可惜被绳子束缚住挪不开半分,毒液正滴到他的脸上,瞬间烧破一片皮肤,疼得他连连怪叫。

斯卡蒂看着疼得脸孔扭曲、颤动不已的洛基,冷笑道:“尊敬的火神,命运的滋味如何?”

“哈哈!不错,不错,我很喜欢。”洛基虽然奸猾,人倒也颇为硬气,虽然疼得直抽抽,却没有一句求饶的话语。

几人看了一阵毒液下落,又觉得没什么意思,开始离开洞穴,向亚萨园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见洛基的妻子希格恩一脸哀伤神色地向地穴方向赶,都是摇头叹气,这混蛋虽然坏得可以,却娶了个好妻子。

南宁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运城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固原治疗龟头炎医院

南宁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运城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孩子晚上睡觉出汗
宝宝厌食怎么办
宝宝不吃饭怎么办
小儿风寒感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