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七角钱与七十元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51:40 编辑:笔名

一位上身穿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穿着一条浅咖啡色西裤的中年男人到集贸市场买菜。他身材中等偏胖,走路不时发出轻微的摇摆,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他的眼睛迅速地逡巡着菜市场里各个摊位,若寻找猎物的猎人的尖利的眼神。  他来到一位五十几岁农妇的摊位前。随手拿起一棵绿油油的白菜仔细打量:那白菜生得水灵水灵、十分鲜嫩,一看就知道是才上市不久的新鲜菜。男人爱不释手,心想:“就是它了。”  这种白菜在当地,大家都叫它“上海青”,是白菜系列的一个品种,可以煎、炒、做汤等,吃到嘴里脆生生的,很多人爱吃。  男人用右手举起菜,对坐在摊位中的农妇说:“这菜多少钱一斤?”  农妇将头向右边扭过去,抬手指着前面一块50厘米见方的小黑板,说:“公示牌上写着价呢,白菜,今天的时价:5角钱一斤”。  男人皱了皱眉头,质问道:“怎么一斤白菜要5角钱呀,贵了,真是太贵了。”  “白菜五角钱一斤,是今天的菜价,怎么贵了呢?”农妇不服气地说。  “还不贵?都五角钱一斤了。”男人显然不能接受五角钱一斤的菜价。  五角钱一斤的白菜都已经卖了快半个月了,这男人好像从来没有买过菜;他一定是吃餐馆太多了,很少上集贸市场买菜的原故吧,农妇想。  男人又说:“这样吧,我也不跟你讲价了:3角钱一斤,我买5斤。”  农妇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不行,这可不行,那真买不起了,连本都要赊了去,我的进价就是3角5分啊!”  男人的眼睛向上挑了挑,用不屑的语气,带着教训人的口气说:“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薄利多销都不懂,一看你就是个亏本的像!”  农妇委曲地说:“你的生意我做不起。”女人知道今天是遇上难缠的主了,他一定是吃惯了不要钱的饭的人,他怎会理解别人的艰辛啊,他又怎会替别人着想啊。  “好了,好了,你就给我称2斤吧。”见女人竟说这话,男人显出一副非买不可的驾势,不耐烦地说。  农妇认真地称好2斤白菜,用红色塑料袋装好,递给男人。  男人接过菜,从上衣袋里摸出一叠钱,那钱里面有几张红色老人头,还有一些是二十、十元、五元等。翻了一会,男人抽出一张一元钱,是新版的一元纸币,纸面闪着浅浅的绿色,递到农妇那手背像枯树皮一样的手掌中,说:“我没零钱,你给我找四角钱吧”。  农妇睁圆了眼睛,手微微颤抖地说:“2斤一块钱,一分都不能少!”。农妇心里在想,他一定是个专门喜欢吃别人的,拿别人的,叫他自己出一分钱都心疼的人。  “你不守信用,说好了的价,三毛钱1斤的”男人几乎要跳了起来,在强词夺理。  “可你说的是,买5斤就3毛钱1斤;现在你只买了2斤,那一定要5毛钱1斤,不能少。”女人带着嘶哑的声音,在低低地说。  男人讥讽农妇道:“你这个人真不会做生意,下次我再来你这里买3斤,不就是5斤了吗?”  女人哭笑不得,脸色由黄转变成了深紫色,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这人咋能这样啊!”  其实农妇的话没有说完,她是想说,“你这个人咋这么不讲理呀”或是说“你这人咋这样混帐呀”,但是她明白自己是万不能说出这话的。农妇心里想,他一定是个喜欢给人穿小鞋的人,他一定是个横蛮不讲道理,欺弱怕硬,恃强凌弱的人。  “我这人咋样啦!”男人高声叫道。正在这时,男人突然看见四周的人都在冷冷地望着他,便缓和了语气,说:“算了吧,你这个人的价真难讲呀,你就给我找3毛钱吧,那一角钱我不要了。”  女人从贴身裤兜里摸索出一个白色的塑料钱包,在一堆散碎钱中找出三角钱,交到男人手中。  下午,男人吃完午饭,约了几个牌脚,在他家里玩牌。开始,男人的手气不错,不到1个小时就赢了一百贰拾元钱。男人喜得笑逐颜开,对桌上的牌友说:“现在的菜好贵哦,我今天买2斤白菜硬是花了七角钱呢”。看来男人对上午花七角钱买2斤白菜的事还在耿耿于怀。  一牌友说:“你这菜算不贵的,现在白菜都是5角钱一斤。你七角钱买2斤白菜很便宜啦!”  男人说:“对于卖菜的,多出一角钱给她我都不情愿。”  下午牌局散后,男人反赢为输,输掉了七十元。  有牌友问他:“你今天下午输掉了七十元呢,心疼不?”  男人说“这心疼个啥,我打牌多一次还输掉七百元呢,我打牌只图玩得痛快!” 共 17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癫痫早期如何治疗方法 药物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