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穿越之总裁的贴身仆人

发布时间:2019-06-26 17:48:33 编辑:笔名

一旁还显得十分低落的韩琳听到的声音,抬起头想从七月手中拿过照片,未料到七月向后弯了弯腰,躲过了韩琳的手,镇定得想要将取出的照片重新塞入密封袋,手却不知怎么的,抖得十分厉害,无论多么用劲的塞,都没办法塞入袋中。“燕归?”“我要先去处理点其他事情”七月索性放弃塞照片,从椅子上猛地起来,韩琳疲倦的身体里突然被注入一股力量,猛地蹦起身,伸手堪堪抓/住了七月的衣角,笃定的说道,“我有听到,这和燕归有关”七月却是意料之外的淡然,举起手中成沓的照片,眼底凝聚的风暴让一旁的九月背脊发凉,韩琳却挺直了腰背,一眨不眨的与之对视。“弄到现在的地步,都是你咎由自取,我也懒得管你,爱看不看”像是被韩琳的态度激怒,七月原地冷笑几声,重重得将照片掷在桌面上,原本背朝的照片终究一览无余,她不再在意韩琳的脸色,大步流星得踏向房子。九月在追上七月时,用余光扫过了桌上被打开的照片,可谓是血腥至极。心中暗想,难怪当时闻到一股血腥味,不过忙着救人也没有多多观察。七月一路走到燕归的临时病房前,面朝大门却没有任何动作,紧随而来的九月也不敢打扰她,只得陪着杵在门口做门神。“我恨她”她没有转头,传出的声音却有着不同寻常的软弱,七月将手按在紧闭的房门上,自顾自的开口说道,“这个人不就不应该出生,不是么?”她还记得,那天与往常一样向母亲问安时,迎接的不再是温婉的笑容,明明就是谋杀,是那个男人杀了他的妻子,为什么所有人都是相信母亲是抑郁病死。下葬的日子,天气阴暗得可怕,雨零零星星不断得下着。七月被保姆拉着,眼睛死死得瞪着前方西装笔挺的男人,看着他和前来悼词的人交谈,时不时的露出痛苦。假的,都是假的。小七月心里想着,可笑的是保姆还以为她难过,问她要不要去前面。这是隐藏在七月心底深的执念,哪怕她打败了燕昊,但母亲的死亡,终究是在年幼的七月心底,印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在外头,两人一直是以主仆相称,主仆间的间距是半步,既显得尊重,又能在时间察觉到雇主所想,比如现在,九月只要向前半步,就能将七月整个圈入怀中。九月努力让两人贴合得更紧,让那具愤怒而颤抖的身躯平静下来,她用脑袋蹭了蹭七月的耳/垂,用自己的方式安慰陷入痛苦的人,七月的后背能感受到那胸口处平稳的频率,这个熟悉的气息总能将她负面情绪,驱散得一干二净,僵硬的身躯如同巧克力一般,逐渐软化。“真是的,韩琳现在每天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烦人”听着七月的抱怨,后头的九月勾了勾嘴角,她认识的七月果然是这么口是心非,一边说着让韩琳自生自灭,一边还跳脚关心,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傲娇受。九月对自己的总结十分满意。就在她俩陷入沉默时,医生从里头拉门打算出来,结果看到门口俩亲密的人儿,心里忍不住打了个突,上下打量两人,不明所以的开口,“你俩...在这干嘛么”俩人不住的干咳,当做没事人的松开手,一个看天一个看地。但还是七月的脑子转得快,微赧的脸转成了严肃,一本正经的对着医生开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哦,我正打算来找你们”,医生这才想起自己出来的目的,“看到你俩害我出来干嘛都记不清,病人失忆了”啊?七月和九月面面相觑,一个是不可思议,另一个却是不明所以。医生一直在房间里照顾燕归,等到她休息后醒来,医生照着惯例问几个问题,原意是想查看她是否清醒,却不料一问三/不知,抬头看到的的只有一张茫然的脸。事情来得总是那么出人意料,七月赶紧去找韩琳,那厮却失踪找不到人影。所以,现在的局势,就是七月坐在一旁,和病床上的燕归大眼瞪小眼,一旁的九月看看七月,再看看燕归,心里暗自感叹这俩人长得,还真是有点像,尤其是眼睛。韩琳突然不见了踪迹,但桌子上的照片还在,医生看了那些血腥十足的照片后,看向燕归的眼里带上了些许的怜悯。清醒后的燕归似乎很不适应神色各异的几人,一直往被窝里缩,原本阴沉猜不透的眸子也变得澄澈,惴惴不安的打量着四周,脸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七月觉得前后诧异太大,整个人有些接受不来。试想一下,一个原本工于心计,几次设下陷阱,妄图将你逼入绝境,甚至差一点点成功的人。现在一副担心害怕,随时都会哭出来的表情。七月抹了把脸,还是决定出去冷静一下。医生在安抚了有些受惊的燕归后,小心翼翼的合上门,来到客厅当中,准备来解答她老板的满腹疑惑。“究竟是什么情况?漂白剂也不能一下子把人变成这副模样吧”医生正了正坐姿,开口解释,“人会在很多情况下,会造成失忆这种情况。失忆症可能由于脑部受创和打击产生的意识、记忆、身份、或对..”“你不用给我解释失忆的形成,我就想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会失忆?”事情来得那么突然,七月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强硬的打断医生的科普,直击问题中心。“由于某些事务,让患者大脑选择自我保护,将此前的记忆封存,不愿意再想起。那么现在患者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应该是属于失忆症中的全盘性失忆”医生结合了九月的安全屋描述,室内照片,说出了自己的推论。人没办法在安静的情况下呆超过三天的时间,这个安静的概念是,除了你的声音在没有其他响声。七月幻想了下,自己一个人,呆在一个漆黑封闭的环境,吵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呼吸以及脉搏声,就在这种环境下整整七天,突然觉得,遗忘,是上天给予人类的礼物。“之前,我有说过,病人身上的伤,是自己造成的。当时以为病人有自/残行为,但照片中所透露的环境,是极其明确的想要将病人逼疯”七月是早看照片的,没看几张就抑制不住冲动,哪里肯再看一次,只能由九月代劳,原来光线昏暗,活生生将安全屋拍成了鬼屋的即视感。昏暗的光线,墙壁上触目惊心血迹和抓痕,还有满墙满地的照片,九月仔细辨认了下,全部都是一个女孩的照片。呃,没错的话是她在韩琳办公室中,看到那个叫梁曼真的女孩。人的生长发育无不是建立在和外界广泛接触的基础上,通过不断的吸入周围环境,知识,从而衍变成自己,也可以说,环境造就了我们。而病人所处的环境,完全阻碍了人与外界接触,人体内一直端着的天秤被打破,导致她的焦躁不安。医生接着推测道,这个地方,原本应该是有灯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病人看见满墙壁,地板上的照片,在环境和照片导致的心理变化,双重打击下,大脑选择自我保护,也就是失忆。七月隐隐觉得,燕归也挺可怜的,找个女孩当枪靶,没想到一头还是利的,打烂了枪靶还戳伤了自己。“这还真是个麻烦事啊”韩琳现在不在,要是回来后知道燕归变成现在这幅胆小懦弱的模样,又会有什么感想。七月烦躁的站起,来回转了几圈,许久后发出感叹。现在的燕归似乎不再具备返回黑道执权的能力,留在自己这里,看着也是心生厌烦,七月从不认为自己有菩萨心肠,能不计前嫌收留燕归。“打电话给韩琳,要是再不回来接她的心尖肉,别怪我连人带挂瓶一起丢出去”七月觉得自己每天忙公司还不够,这种不相干的琐事还要负责,实在是脑瓜仁疼,索性把所有麻烦重新丢回给韩琳比较痛快,留下一句话,就返回了书房。“你现在按着自己的想法给燕归疗伤就好了,不用管七月说的,她就是嘴巴狠了点”,九月见一脸为难的的医生,叮嘱道,“韩琳肯定会回来接她的”果不其然,晚上七八点时,在七月“不知情”的情况下,燕归连人带着临时的病床,还有连私人医生,都被拐进了商/务车里。七月眼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忿忿不平得对着盘腿坐在床上的九月抱怨,“你看看,这一个个的都是白眼狼”“我看到新闻说,过两天会有台风”“X市一年不来几次台风才奇怪呢,等等,你不要给我转移话题...啊...”“来台风,新闻说要少出门,呆家里安全”“过两天才呆在家里,你现在在..在干嘛!”“防患于未然嘛”...

阜阳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宁波治癫痫病哪好
徐州医院治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