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唔芣看好广奇之盟汽车企业联盟难成事

2019-03-15 21:31:58

中国汽车业出现了一个新现象。11月6日,广汽集团与奇瑞汽车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宣布建立战略联盟合作,双方正式签署了《战略联盟合作框架协议》。由于这是国内大型汽车集团间的战略合作,因此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赞扬。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称此一合作“为中国汽车产业加快自主品牌的发展开拓了新的思路,具有重要的率先和示范意义。”

但这起联盟会掀起国内汽车企业联盟的风潮吗?笔者并不看好。

虽然,从内容看,这是一次非常广泛的战略合作。根据双方签订的《战略联盟合作框架协议》以及2个子协议——《技术合作与研发资源共享合作协议》、《动力总成配套和资源共享合作协议》,广汽和奇瑞将在整车开发、动力总成、关键零部件、研发资源、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国际业务、生产制造管理等领域开展合作。一般的战略联盟只会涉及一两项业务或一两个方面,但广汽和奇瑞的此番合作,已远远超出了一般战略联盟范畴,除了销售和股权,双方的合作似乎涵盖了所有方面,俨然已成为同一家公司。

这或者为未来双方的合并埋下伏笔!

为什么是奇瑞?

过去我们的媒体常常会有“强强联合”等说法,实际上这是一种自欺欺人。“国无二君,天无二日”,强与强之间只有竞争关系,不会结成真正的同盟。就好比南北朝,南朝想的是如何把北朝赶走,北朝想的是如何灭了南朝。一旦双方签订了某种较友好的协议,那就是因为谁也灭不了谁,而且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的结果已让双方都无法承受了,只能谋求暂时的平衡与和平。

因此,一切企业间的战略联盟,本质上都是一种弱弱联合。有的是双方在某一方面都弱,想通过联盟来提高实力,互求自保。有的是彼此都存在一个明显弱项,而甲的弱项为乙的相对强项(不可能是强项),乙的弱项又是甲的相对强项。于是,双方的合作便有了基础:各取所需,各补其短。

奇瑞汽车和广汽集团的合作就属后一种情况。按照双方的正规说法,奇瑞汽车更中了广汽的“精益管理能力”。广汽看中了奇瑞的“技术创新能力”和“出口经验”等。

但台面上的说法不能完全当真。某些外交语言的潜台词更能揭示事件真相。何为“精益管理能力”?说白了,就是能够让企业产生经济效益!

长期以来,奇瑞汽车的经营方式和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很相似,他总是在不断开发新产品,期望下一个新产品能成功,能一炮打响,带来滚滚现金流。因此,数年来,他开发的新产品之多可能冠绝同行,但没有一个产品能给他带来实际的现金流。至今,他已耗完了全部资产,仍在乐此不疲地开发新产品。

奇瑞汽车的情况非常相似。它的长项就在不断出新,的弱项则在财务状况!主营业务亏钱,经营性净现金流是负的,净资产收益率“接近于零”,靠政府补贴和债券借钱,负债率到危险边缘。这是奇瑞汽车《2012年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中透出的情况。如果剔除政府补贴,从2009年来,奇瑞汽车基本上都处在亏损状态。

在产业景气阶段尽可能扩大利润,在产业不景气阶段尽可能保卫盈利果实,是企业经营之道之一。在汽车市场繁荣兴旺的几年中,奇瑞汽车一直没有盈利,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遗憾。而今,这样的繁荣期不说已经过去,至少也已“今不如昔”了。何以自保?何以生存?何以将打造自主品牌“王国”的理想延续下去?成为奇瑞汽车迫切的现实问题!

为什么是广汽?

和奇瑞汽车不同,广汽集团这几年的日子一直非常好过。从2008年到2011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累计达122亿元。企业自由现金流也非常充沛:2011年到达44.73亿元,为净利润的1.047倍。一个要花钱,一个有钱花,这就是广汽集团成为另一个主角的原因之一。

但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可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能使驴上树。有钱的广汽集团为什么选择了奇瑞?广汽集团看中了奇瑞汽车的“技术创新能力”,这句话能成为的注释。

与奇瑞汽车一样,广汽集团也有自己的短板。在2011年广汽集团40.75亿元税前利润总额中,投资收益达到46.5亿元,超过了税前利润总额;在2012年前3季度的17.38亿元税前利润中,投资收益达到了27.08亿元。这说明,排除投资收益之后,广汽集团自身的经营利润为负。负的主要来源是它的自有经营业务,尤其是它的自主品牌——如传祺,处于起步阶段的传祺远未达到收获期,这一项目短期内成为拖累公司利润的主要因素之一。

广汽集团投资收益的来源是广汽本田和广汽丰田两家合资公司。本来,借鸡生蛋,以市场换技术,是国内绝大多数厂家寻求合资的主要考虑,但在获得技术上,从易到难的排序是欧、美、日、韩。通过合资而获得技术,与美合资获得的难度是欧洲的2倍,与日、韩合资获得的难度是欧美的10倍。因此,长期合作的结果,广汽集团只得到了“蛋”——合资企业产生的投资收益,却始终没能获得“鸡”。

问题是,这只鸡本身的下蛋能力也在减弱:2010年,广汽集团投资收益57.79亿元;2011年,投资收益46.5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则为27.08亿元,是去年全年的58.2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29.37%,增长率位列营业收入前10大汽车上市公司的第六位;营业利润则同比下降34.09%。

尤其是日本购岛闹剧后,日系车遭遇了有史来败绩,加之日系车当年风靡全球的优势,如先进的动力系统、精细的内饰做工、卓越的性价比等,都已不复存在,已被其他车系赶上甚至超越,因此,日系车已无法再现往日的荣景。通过合资获得技术的期望落空;借来的鸡生蛋能力又在迅速下降;自家孵的鸡又像吃了避孕药,总也生不出蛋。因此,趁手中还有两钱,尽快孵出自家能生蛋的鸡,便成了广汽集团的。这是广汽集团愿意成为“广奇盟”的又一个主角的根本原因。

广奇盟能否达到化境?

尽管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称广奇之盟“为中国汽车产业加快自主品牌的发展开拓了新的思路,具有重要的率先和示范意义。”广汽集团、奇瑞汽车这两家企业也对这一合作寄予了很高希望。但广奇之盟能否取得理想中的效果,却是一个巨大未知数。

先讲一个故事。几年前,原通用电气(GE)董事长杰克·韦尔奇来中国演讲,听众花几十万元,就能在现场提问一个问题。TCL董事长李东生花了几十万,提了一个问题:我收购了欧洲一家公司,正在为如何完成企业整合脑筋,请问杰克·韦尔奇先生有没有好的建议?杰克先生思考了一下说(估计思考一下的主要原因是人家毕竟出了几十万,总要表现得认真一点):你现在遇到的问题我在10年前也遇到过,当时我们也收购了一家公司,花了很大力气都无法完成整合,只能把它卖了。谁知10年后的今天,它卖到了你的手里。

李东生和杰克·韦尔奇讲的就是汤姆逊。收来第二年,汤姆逊就给李东生亏了7亿多。现在,讲起汤姆逊,李东生就大光其火,承认低估了其中的困难和挑战。

试想一下,TCL和汤姆逊,一强一弱;一个“东家”,一个“伙计”,整合起来尚且如此难,那么,2家各有各的强项、弱项,彼此除了利益驱使,没有别的纽带的公司结盟,会有好的效果吗?况且广奇盟的诉求是如此之多,几乎涵盖了企业发展的方方面面,诉求越多,要求对方的越多,能满足对方要求的地方越少,也越容易产生利益和诉求上的分歧和矛盾。

1931年,武汉突然冒出了一个魔术大师——化广奇。此人乃中共中央特别行动科负责人顾顺章,在秘密护送张国焘赴鄂豫皖苏区后违反纪律,擅自滞留武汉,想通过变魔术赚点钱,不料被国民党特务发现并逮捕,做了叛徒。顾顺章的叛变使中共中央领导机构遭遇了一场重大危机,要不是周恩来和卧底在国民党特务机构内的龙潭三杰——钱壮飞、胡底、李克农,整个中央领导机构被一打尽。广奇之盟,关键在于一个“化”字,如果不能化,而是各自在自己的强项方面多有保留,在自己的弱项方面向对方多有诉求,那么,的背叛是一定的。

再八卦一下:当年的龙潭三杰,李克农,安徽芜湖人,生于安徽巢县;胡底,安徽舒城人;钱壮飞,浙江人,但老婆是安徽人,算是半个安徽人。安徽的文化是内敛、内聚,只信自己。而广东人则信奉赢家通吃,当年跑江湖的怕广东人,被他们跑过的码头至少有3年不会开张,因为他们往往不顾跑江湖者的一般规矩:能挖的要挖,但不要挖得太狠了,好让后来的跑江湖人继续挖,而是能挖的尽量挖,俗称“卷地皮”,也就是香港股市中的一句俗语:有风使尽帆。所以,被广东人卷过地皮的码头,人们一看到跑江湖的,就退避三舍,不管你是卖老鼠药的、万能胶的,还是摆棋摊,玩把戏的。

这两种文化下的联盟,结果可以想象:广汽集团会尽可能多快好省地挖奇瑞的技术,因为这是他们想要的;奇瑞汽车会尽可能地保守住自己的技术,以换取更多利益,因为这是他们的法宝。因此,我并不看好“广奇盟”。除非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在条件尚未成熟前,先以战略联盟方式,进行全面合作,然后再向合并过渡。因为,除了销售、股权,这次联盟几乎已涉及了企业经营的所有方面。果真如此,那就是一码事了。


回收电子料
回收电子元器件
好玩的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