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书画家虞伟莫让习书成为命题作文图

2018-06-08 14:45:05

虞伟有两个身份。其一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书协理事、上海浦东中国画院画师,是真真切切的书画家;其二为上海知名艺术品机构艺苑真赏社的负责人,是的艺术品经营者。

书画家强调创作心无旁骛,少有杂念,便会见诸笔端,狼狈不堪;艺术品经营者则天天与金钱打交道,将书画卖出高价是他们的职责所在。能在矛盾的两种身份之间自由转换者,虞伟之外十分罕见。

佳作或出于顺境,或出于逆境

“我有一个本事,就是将创作和经营分得很清楚,把握得很好。”虞伟对本报说。

虞伟少时从舅舅习书,从二王、赵孟頫的楷书入手,临遍晋唐宋元书家的名帖,继而转向行草,兼修小楷,终成沪上名家。虞伟说,他创作之时是决不想金钱之事的,不是刻意不想,而实在是“看开了”的结果。

虞伟在艺术品市场摸爬滚打几十年,深谙艺术品经营法则

书画家虞伟莫让习书成为命题作文图

。在虞伟看来,如果说经过历史沉淀的古代艺术品,其价格尚与作品质量成正比,那么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则实在与品质无关。

虞伟有一个观点,一幅好的书法要么出自书家心态较好之时,要么出自书家的逆境中。就拿三大行书作品来说,《兰亭序》是王羲之饶有兴致游玩时所书,而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和苏东坡的《黄州寒食诗帖》则都是书家或在痛失亲人的悲痛,或在被贬异乡的聊寞中所写。

少年习书切不可刻意

自由,也是虞伟所认为的一幅好书法作品产生的必备条件。虞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何宫廷书画家难有佳作传世?创作的不自由应为一个重要原因。旧时宫廷画家在皇宫贵族的要求下创作,多为“命题作文”,这样一则背负了巨大的创作压力,二则因为丧失了自己的艺术主张而畏手畏脚,这样的心境之下自然难有好作品出现。

耐人寻味的是,在当今习书的孩童身上,虞伟竟也看到了当年宫廷画家的影子。那就是一种“刻意”。“现在很多孩子在对书法还毫无概念的时候,就被家长逼着去学书法。这种过于刻意的行为,对学习书艺毫无作用。即便现在学了,长大了也会丢光。”

虞伟告诉本报,习书的年纪就是在上小学时,因为在他看来,小学生敏而好学,对新事物总抱着好奇之心,习书自然也会事半功倍。所以,国家近年推行的“书法进课堂”,虞伟是十分欣赏赞同的。

在此次“青年书家新春巡礼”系列报道中,有一些书家对“书法进课堂”背后的师资短缺问题表示忧虑。

然而,虞伟却有自己的看法。他告诉本报,师资应该不会成为重要问题,因为习书的老师是书法名帖。“只要有好的字帖,让孩子去临摹,书法学习就能展开。另外,还需要有一点考分激励作用。如果语文考试,字的优劣能占到10%的考分,那学生习书的积极性就会大幅提高。” 郦亮

电动仓储车厂家
什么方法可以增高
小儿矮小症有哪些症状
跳绳能增高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