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恩怨儿女情未了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8:44 编辑:笔名
一、山脚下
青葱骏马在紧跑了一阵后,来到了山脚下。青葱骏马在跑过一阵后,已是流了一身的细汗。南宫鸷由着青葱骏马缓缓地往前走着,一来让马休息一下,二来自己也好欣赏一下这熟悉的风景,想想家里的娘亲与嫣妹妹。过了这个山脚,就到五间集了,而此刻南宫鸷的心也变得欢喜了起来,连胯下的马儿也似乎知道了主人的心思似的,步伐也变得轻快而有节奏了。
一别三年的熟悉风景,在眼前得以尽情浏览,远胜过了梦里的千百回。山脚下平坦的官道,一侧是葱郁的树木,一侧是旺盛的庄稼。三年前,他还只是一个翩翩少年,那时的他对一切都懵懂无知,唯独这些风景让他再熟悉不过了。也是在这个山脚下,他的爹爹惨死在仇家手里。此事虽已过四年,但南宫鸷却感觉就在眼前似的。
“公子,救我!”南宫鸷正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却被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寻声望去,竟发现那一辆马车,和躺下的十余具尸体都是真实存在的。不用想,这一定与他当年有着相似的命运。他凝视着那被绑架的女子,心想:“这又是什么恩怨?”
“公子救我!”那女子挣扎着喊他。劫匪却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他,似乎在说:“小子,不关你的事,还不快走!”
“是的,这并不关我的事,我只需要尽快回家就好。”南宫鸷想道。他不想惹事,更不想途中遭遇到一些什么麻烦。什么侠义之事,那时若有侠义之人站出来,爹爹也不会死于屠刀之下,也不会让自己在这么些年里从噩梦中醒来。想到这里,他提起了手中的马缰,正当他要扬马而去时,却看到了一面鲜明的旗帜。这旗帜迎着风,在阳光下招摇着,显得格外的耀眼。这旗帜上绣着两个格外显眼的大字:慕容。
“公子!”那女子又喊着他。他回头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那几名劫匪,便勒紧马缰,让马调转了头。一名劫匪见他有回头的意思,就面向他将刀横在了前面,他在劫匪和那个女子面前,翻身跳下马来。
“小子,井水不犯河水,别多管闲事!”那名劫匪看到南宫鸷似乎要管这闲事,就说着话,往前走了两步。南宫鸷趁他说话之际,迅速一拨剑,那人便死在了血泊之中。
剩下的劫匪眼看着同伴突然死去,竟目瞪口呆了起来。那女子旁边的劫匪头目大声地喊道:“都楞着干嘛,还不给我上!”
听到命令,十余个劫匪蜂拥而至,拿着刀就砍了过来。南宫鸷因为多年前的记忆,失了神,竟提着剑就是一阵乱砍,却也意外地砍倒一个劫匪。
“故弄悬虚!”劫匪头目看到南宫鸷胡乱的剑法,冷笑道:“他只是一个背剑的书生。他的武功并不高,大家一起杀了他!”
听了老大的话,那些劫匪又重新围了上来。南宫鸷使出师父传授的旋风落叶腿,将围着的几名劫匪一连踢翻在地。那劫匪眼看着六七同伴在片刻间就被打倒了,才知道这位书生原是位武林高手,他的武艺超群,杀人也只在一念之间。眼前的他们自然不是对手,而这次的行动又将化为泡影,可如何是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劫匪头头突然丢下了一句话,逃跑了。那十来个劫匪也翻身随着头目逃之夭夭了。
“多谢公子救……”慕容 说着感激的话,却发现南宫鸷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又立刻担心这位公子又是一位劫匪,就害怕地退后了一步。
在慕容 退后的时候,南宫鸷才横下心,翻身上马扬长而去,留下慕容 一脸的迷茫。

二、五间集
南宫鸷才到五间集,就发现了尾随在他后面的人。他想,这一定是刚刚那群人跟了来,要摸清他的住处。他又想到五间集上有一家五间客栈,何不让他们误认为他就住在五间客栈呢?想到这里,他勒紧马绳又紧赶了一阵马,来到了五间客栈门前。下马后,他就将马套在了门前,就闪进了客栈。
那人见他往前快赶了一阵马,也紧紧地赶着马跟了上来。来到五间客栈后,她又看了看五间客栈的牌匾,就下马。她将马套好后,抬起脚往客栈里走去。
南宫鸷正要拨剑,却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与他朝夕相处的小师妹——唐蕊。他惊疑着说道:“小师妹,你怎么来了?”
唐蕊看着他,赌气说道:“师兄和师父道别后,就直接走了,也不和我打招呼?我曾经说过,小师兄去哪里,小师妹就要跟着去哪里?”
“可是……”南宫鸷看着生气的唐蕊,为难地说道:“可我这是回家呀。”
“回家怎么了?回家就很为难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打算把我带回家?又或是你看上了你刚刚在路上救下的慕容 ?”
“不是……”南宫鸷救下慕容 后,担心自己冲动下,做出违心的事来,就匆忙地离开了,可他不知小师妹竟跟在了他的后面。他解释着说道:“小师妹,我家的情况,想必你不是十分清楚。我需要回家处理完一些事务,等禀报娘亲后,才敢把小师妹带回去。”
“我……”唐蕊听到南宫鸷说起娘亲,就犹豫了起来。这样冒然前往,师兄的娘亲会怎样?师兄的娘亲会不会较难相处?又或者现在还根本不是去师兄家里的时候。她这样想着,犹豫地问道:“那小师兄打算怎么办?”
听了唐蕊的话,南宫鸷立刻放松了许多,他说:“这样,你先住在集镇,一有空我就过来看你。等我处理完事务后,就将你接回去!”
听了师兄的安排,小师妹觉得如今似乎也只好如此了,自己趁着这两天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一路的奔波,已经将自己弄得疲备不堪,又怎么去见小师兄的娘亲呢?“既如此,那我就先住在集镇上吧!不过,你要尽快处理完,不然我会闷坏的。”
南宫鸷听了,放下心来说道:“师妹放心!师兄会尽快将家里的事处理好,就过来接你!”
南宫鸷和唐蕊在客栈里一同吃了点饭,就离开了,只剩下唐蕊一人住在了这五间客栈里。她站在窗户面前,对着红满天的晚霞想着,小师兄家里究竟是怎样的?平常也只听小师兄提起娘亲,莫不是他只有娘亲。而他的娘亲又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或者说他的娘亲对他的亲事另有安排?不然,小师兄又为何不愿意她一同去呢?
她原想在小师兄离开的时候,又偷偷地跟随了去。可是,眼看着到他家了,自己却又紧张了,之前的不担心,终究还是在关头担心了起来。
她胡乱地想着,不知不觉过了十几天,她就着了急。
这五间客栈还真只有五间,无聊的时候她细细地数过。十几天以来,她将五间集转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小师兄是否将她忘记了,又或者说小师兄家里出了事。她理解着小师兄,心想着家里一定有未了的事,可能会需要一点时间。但现在已经过了十几天了,难道他的事还没有办完吗?这不免让她担心。
她向客栈小二打听了南宫家的住处,就决定只身前往了。

三、奇怪的南宫家
来到南宫家,已经傍晚。
夕阳,在晚风吹拂下,变得异常的温柔,门前的细柳,在晚霞的映照下,生得格外的清秀,一切都红彤彤的,就像她紧张的脸。
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她却感觉到了一丝的亲切。她忐忑着敲响了大门,就往后退了出来。片刻后,一个家丁给她开了门。他并没有将门全部打开,而是半躲在门后,询问道:“姑娘,有何事?”
唐蕊看着奇怪,却又连忙解释着说:“我是唐蕊,是南宫鸷的师妹。”
家丁听了唐蕊的话,连忙将门开得大了些。“哦,姑娘找我家少年?”
唐蕊连忙回答着:“是的。还请……”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家丁就朝着门里大声一喊:“夫人、 ,家里来客人了!”
面对着家丁大惊小怪的举动,唐蕊觉得汗颜,但她也只好任凭着家丁如此大呼小叫。
那家丁大喊过后,又走到唐蕊的身边,毕恭毕敬地施着礼,说:“ ,请!”
唐蕊正奇怪着家丁的举动,门口又接连簇拥出十来个家丁和丫环。他们排成两行,列成队迎接着她的到来。突然间,她感觉自己重要了起来,她觉得这似乎是小师兄特意为她准备的。
在家丁与丫环的带领下,唐蕊来到了大厅。一位老妇人和善地看着她,迎上了前来。唐蕊猜想,这一定是师兄的娘亲了。她连忙上前行着礼道:“夫人!”
“ ,你叫错了。夫人正在屋里换装,她一会儿就出来。”
“啊?”唐蕊小声地惊疑着,她觉得窘迫,却又勉强地笑着。
这位老妇人微笑地看着唐蕊,一边指引着唐蕊坐下,一边介绍着自己:“我是夫人的丫环小蓉。 ,请坐!”
唐蕊坐下后,另外一名丫环又给她端上了茶来。她连忙问道:“你们少爷……”
“少爷?”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小蓉就抢过话去说:“ 是少爷的师妹,他应该和 在一起练剑的呀?”
唐蕊惊疑着说道:“他没有回来吗?”
小蓉听了她的话,似乎比她还要惊疑。“ 说笑了。少爷自从上山后,就很少回家。上一次回来还是三年前,现在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
唐蕊心想,这小蓉既然是师兄娘亲的丫环,想必不会说慌。不过,小师兄又会去了哪里呢?
“家里来客人了吗?”唐蕊正想着,却听到一阵欢喜的笑声。
“是的, ,说是少爷的师妹!”
“快,快带我去看看!”那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惹得唐蕊的心里一阵好奇。她寻声望去,只见大厅门口出现了一个青衣少女,这少女正好奇地看着她。
小蓉笑着介绍着说:“这是我们家 ,少爷的妹妹南宫嫣。”
听着小蓉的介绍,唐蕊连忙站了起来,南宫嫣往前跑了两步,迎着她笑着说:“我哥回来了吗?哇,你好漂亮哟!”
南宫嫣的话让唐蕊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只好看着她微笑着。南宫嫣发现了此时的尴尬,连忙说道:“来来来,快坐下喝茶!”
唐蕊又款款地坐下,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只得端起茶来小啜了一口。
南宫嫣看着唐蕊喝了茶,奇怪地问小蓉:“蓉姨,娘亲呢?”
小蓉笑了笑,说:“夫人正在换装,一会就出来!”
听了小蓉的话,南宫嫣主人般的说道:“蓉姨,你快安排下,晚上好好款待一下。哥哥不在,我们可不能慢待了客人。”
“是的, 。我已经安排下去了!”
“姐。”南宫嫣朝着唐蕊喊道,她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一点唐突,就解释道:“我比你小,我该叫你姐姐,你别见怪!”
南宫嫣的热情,让唐蕊觉得分外的亲热,她很快忘记了南宫家的奇怪与自己的拘束感:“嗯,没事的。”
南宫嫣看她没有觉得别扭,就爽快地继续说道:“姐,你不知道?家里很少来客人,哥哥也不常在家,我都闷坏了。你这一来,倒有一个人和我好好说说话了!”
“嫣儿,你别吓着客人!”南宫嫣正说着,她的娘亲出现了。她正笑容满面地责怪着南宫嫣。
这位夫人雍容华贵的装束,给了她许多的亲切感,而这位夫人一脸的笑容让她看到了这位夫人的慈祥。这位夫人的身后站着两名年轻的丫环,正亲切地看着唐蕊。她想到:“这一定是小师兄的娘亲了!”
“听下人们说, 是鸷儿的师妹?”还未等唐蕊开口,南宫夫人先开口说道。
唐蕊回答道:“是的,夫人!”
听了唐蕊的回答,南宫夫人微笑着走到她的跟前问道:“ 这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面对着南宫夫人的热情,唐蕊又感到了拘束。“夫人,我……”
唐蕊还没有说完,一名丫环走入大厅说道:“夫人,饭菜已经备好了,请 一起去用膳吧!”
这名丫环的进来,倒是缓解了唐蕊的困境,面对着这一切,她的心里出现了一个的疑问——小师兄去哪里了?小师兄的娘亲和家人给她传递的信息,却是没有回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么说,你和鸷儿走散了?”夫人听了唐蕊的话,疑惑地说道。唐蕊替南宫鸷隐藏着早回来的事,因为他还不知道小师兄的具体原因,更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蕊回道:“是的,夫人!”
“那你和我家鸷儿是……”
唐蕊瞬间明白了夫人“明知故问”的意思,她低下头,轻轻地说到:“是的,我们是师兄妹。”
南宫嫣低着头看着唐蕊,笑着问:“是吗?”
唐蕊用余光看到了南宫嫣的举动,只得又放低了头,轻轻地点着。
“娘亲!”南宫嫣突然高兴了起来,她尖叫着说:“我是不是该叫嫂子了?”
“嫣儿!”南宫夫人叫住她,笑着说:“别乱叫!”
南宫嫣听了娘亲的话,回过头看着唐蕊说:“可是哥哥……又什么时候回来呢?”
南宫嫣的话,惹得南宫夫人也疑惑地看着唐蕊。唐蕊只好说:“或许他有点事担误了,或许明天就回来了……”
因为唐蕊的原因,南宫夫人和南宫嫣暂时忘记了南宫鸷,她们热情地欢迎着唐蕊。等吃完晚饭后,南宫夫人安排了唐蕊的住处。南宫嫣却死活缠着她的娘亲要和唐蕊在一起住下,而南宫夫人纠缠不过,就只好同意了她的请求。
整个晚上,南宫嫣都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她的一切,也介绍着她的哥哥。只是唐蕊,她一心想着南宫鸷,想着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还没有回来?

四、世仇
第二天一早,南宫嫣就带着唐蕊到山庄各处去参观。就这样,她们又闲逛了一天。等到了第三天,南宫嫣又吵着带唐蕊去庙会逛逛。唐蕊纠缠不过,也只好同意了。

共 18617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儿女,侠肝义胆,演绎着多少感人的故事,荡气回肠。小说通过南宫家与慕容家世仇的化解,给我们讲述了一段江湖佳话。学艺归来的南宫蛰,救下了慕容家的 慕容秋心,让这位 对南宫蛰一见倾心,南宫蛰借助慕容秋心的一片痴心,冒名进了慕容家,以一颗真诚之心将多年来的仇恨化解。另一方面,跟随南宫蛰而来的小师妹唐蕊,在弄清事情的真相后,欣然接受了南宫夫人的建议,誓与南宫蛰结百年之好。小说虽然没有激烈的打斗场面,但也一波三折,引人入胜。并且,对唐蕊的刻画栩栩如生,而且,也通过唐蕊的耳闻目睹将情节一点一点的推进。明线与暗线交织,构成了一曲情深意重,侠骨柔肠的江湖情话。欣赏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11015】
1 楼 文友: 2016-01-09 20:06:14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短篇栏目,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6-01-09 20:08:40 非常精彩的小说,故事性强,在语言方面,还应再凝练一些。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1-09 20:12:04 感谢了,编辑了一天吧,我已然脑尽了
 楼 文友: 2016-01-10 00:19:15 来你家留个脚印????别忘了去我家留个。下次来就方便了。【偷笑】 用文字让人生成为诗意的婉约。
回复  楼 文友: 2016-01-12 18:40:4 感谢观阅
4 楼 文友: 2016-01-10 11: 6:15 相识江山,是缘分,是文字,是源于内心对梦想的追求。
您的文字,是我们在此收获的真实的幸福。
感谢赐稿系统短篇小说栏目,恭喜作品加精!
我们将收藏您的美文,收藏一份喜悦,收藏这份美丽的遇见!
期待您的新作,祝文安笔祺!人生祥和!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1-12 18:42:1 感谢观阅,感谢留脚
5 楼 文友: 2016-01-12 14:46:2 恨是渊怨的开始,爱是渊怨的终结,一篇荡气回肠的美文。 一支素笔写尽流年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1-12 18: 9:56 感谢溶月!咦,怎么感觉像我下一篇小说的主人公(丽容)?呵呵!
6 楼 文友: 2016-01-1 08: :42 那我和你小说的女主有缘了,能同字,呵呵 一支素笔写尽流年晚上夜尿多的原因
中风后遗症药物治疗
治中风后遗症的偏方
营养不良该怎么给孩子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