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笼鸟

发布时间:2019-06-26 16:41:43 编辑:笔名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060沈清石消失了一个礼拜,回到别墅以后,发现有人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她。她弯腰在门口拖鞋,提拉着一只,另一只轻轻甩到了门边。即将要上楼的时候,嘉越从后面拉住她:“你去哪儿了?”“旅游。”“和谁去?”“楚二少,我去哪儿也得和你报备?谢从洲不是死了吗?我儿子不是也死了吗?我一个人去散散心,不行?”她把他的手拨拉开,哂笑了一声。嘉越哑口无言。看着她一个人上楼,他心里揪着,却又不能做什么。上楼以后,沈清石把门反锁上,一个人坐在床上。她内心也很矛盾,是否决定真的要这么做。但是,只要一想到亮亮,她的内心就没有办法平静。还有她的父亲,她的弟弟……所有那些因为她而受伤的人。过了会儿,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想了想,拿起手机到厕所。一直过了几秒钟,她才按下接听键。谢从洲在电话那头和她说:“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放心,一定会有一个结果的。”没有人回应他。“……你怎么了?清石……沈清石……”“没事,我没事。”“我真担心你出事。”“放心,我没有事的。”“那计划……”“还是老地方,老时间,我们碰面。我不能和你讲太多,就这样吧。”她挂断了电话,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缓了一口气。晚上她下厨,做了很多的菜。嘉越不明所以:“今天是什么日子?”“吃吧。”她低头吃自己的饭,此刻很平静,没有冷嘲热讽,也没有那么激动的模样。他忽然觉得回到了从前,她笑着骂他。可是,这世界上不可能买的就是时间。“就是今天晚上吧?”她问他。“什么?”“你说找个时间让我见你爸爸,还有你妈妈。”嘉越一怔:“你不是不想见他们吗?”“我想通了,有些时间,总得有一个了解。我想问清楚,有些事情,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她低头吃着饭,慢慢地说。他心里一紧,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害怕的事情终于要来到了吗?说实话,他不想让他们直面相对。这样,只会让彼此的关系更加难以修复。“明天吧。”他说,心里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沈清石顿了顿:“可以。”他此刻后悔为什么不说是星期天。“过去的事情,对不起。”“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她说,“但是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你把别人捅一刀,说句对不起就能一笔勾销?算了吧,我也不想再提。”气氛就这么僵住了。之后各奔东西,各忙各的,再也没有交谈。傍晚时分,沈清石回来时踏着晚霞。还没有进门,就听到锅碗瓢盆打砸碎裂的声音。她抬脚跨过一地碎片,迎面一个杯子飞来,砸碎在她身边。飞溅而起的碎片在她的左脸上带出一条极细的刮痕。她摊手一模,有血。楚嘉琳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怎么还不滚?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吗?我告诉你,你别想再赖着我哥,我哥和飞澜姐下个月就要订婚了。”沈清石掏出手帕,慢慢地擦干净脸上的血,沉默地上楼,一边招呼保姆和帮佣打扫屋子。楚嘉琳气得七窍生烟,谢飞澜拦住了她。她比楚嘉琳冷静地多,只是仰头对沈清石的背影说:“你想要多少钱?直说吧。你是聪明人,也知道不可能和嘉越在一起吧?”沈清石停下了脚步,回头对她们笑了笑:“你们会给多少钱?”“啊?”楚嘉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半晌,轻蔑地笑了笑,“你想要多少?”她已经做好了对方狮子大开口的打算。谁知,沈清石说:“100万,少一个字都不行。就明天晚上吧,我和你爸妈见面了谈,把钱准备好。”楚嘉琳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好说话”。心里鄙夷,却乐坏了,她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只有谢飞澜,心里有些奇怪,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第二天上午,沈清石穿了新买的风衣,乘车到了楚家。楚家航、楚嘉琳和谢飞澜在客厅里谈笑,楚嘉越不在——应该是没有来。沈清石在心里笑了笑。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想面对的,就逃避。她走过去,直截了当:“我要见楚定山和何淑华。”楚嘉琳差点翻脸,幸好楚家航按住了她:“他们在楼上,早就在等你了。”他笑眯眯的模样,穿西装,看着真是一个谦谦君子。沈清石想起往事,心里发笑。有些人,真不能只看外表。“你也一起吧。我有些话,想当着你和你父亲的面一起问清楚。”沈清石对他说。楚家航没有意外,似乎是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上楼以后,她来到了走廊尽头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说请进。她推门进去,然后小心地把门锁上。楚定山在办公桌后面,旁边的沙发里坐着一个中年美妇,神色冷峻,一言不发得看着杂志,是何淑华。另外一边还有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人,是楚华菱,正微微低着头修剪指甲。楚家航走过去:“父亲,母亲。”楚定山点点头,示意他走到一边。沈清石没有被这阵仗吓住,她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啪”的一声把包放在办公桌上:“当年的事情,是不是你们做的?”楚定山终于抬起头,皱着眉头看着她。“用不着给我下马威,我今天来,只是想听一句实话。”何淑华已经忍不住了,霍然站起,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这么对我们定山说话?我告诉你,别想缠着我儿子,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让你缠着我儿子!”“这么激动干什么?”沈清石没有胆怯,反而笑道,“您还真是爱子情深,都离婚了,为了儿子还巴巴地过来和前夫同一阵线。”楚华菱大喊:“我撕烂你的嘴。”“够了。”楚定山发话,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揉了揉眉心:“沈小姐,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你是聪明人,想必也清楚,我们这样的家庭婚姻是不能自主的,要考虑的方面很多。关于你和嘉越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他拿出准备好的黑色箱子,推到他面前,“这是100万,现金,以后,大家两不相欠。我希望我们不要再有什么纠葛。”“您说错了吧。”沈清石说。“什么意思?”“不是一百万,是一百亿!”楚定山愕然地看着她。何淑华和楚家航也怔住了,似乎是不敢置信,看着一个疯子似的。楚华菱干脆哈哈大笑起来:“疯婆子,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是啊,我是疯了。”沈清石冷笑,“不过,这都是被你们逼的。”“如果这样,那也没必要谈下去了。”楚定山冷硬地说,起身准备离开。沈清石冁然而笑:“是啊,是没必要谈了。”她笑得很舒缓,很轻松,对面四人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她的笑容很美,但是,让人感到可怕。他们看到她把手按住那个带来的,进门就被她放在办公桌上的包裹上。</p>

汉中专治癫痫病
盘锦治疗癫痫哪家好
玉林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