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我国近110耕地遭到污染土地修复费用高

2018-11-30 21:24:00

我国近1/10耕地遭到污染 土地修复费用高

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上坪镇茶话村一带,本应峰峦迭翠,景色迷人,现在却遭到非法稀土开发的破坏

今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发布,“十二五”规划中的专项规划,就是《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国家把修复治理受污染的土壤,当作节能环保行业的一件大事来抓。

如今,政府和百姓个人都越发重视食物安全,很多商家包括中粮在内的大企业,都在推崇“从田头到餐桌”的直接供应链。形成这样的潮流与趋势也很自然——既然一些商家和工厂不可信,那信赖原汁原味从土地里长出来的瓜果蔬菜和谷物总不会错吧,至少大自然是不作假的。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经过多年的工业化侵袭,真的全都靠得住吗?在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中,有多少污水从化工厂、造纸厂、钢厂和矿山等排入沟渠,又在土地中沉淀下来?城市汽车尾气和工业烟尘中含有的大量的铅、锌等重金属,终也都落入土中,更不用提大家都知道的耕地化肥和农药超标问题。长期以来,我们忽视了一个现实:中国本来就稀缺的土地资源,已经中毒颇深。

近十分之一耕地被污染

几年前的一组数字就足以让我们触目惊心:2006年7月,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在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及污染防治专项工作视频会议中权威发布:全国18亿亩耕地中,受污染的有1.5亿亩,其中污水灌溉污染耕地3250万亩,固体废弃物堆存占地和毁田200万亩,也就是说近十分之一的耕地已被污染。

据估算,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达1200万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按我国人均年消费粮食380公斤来算,1200万吨粮食本来可以养活3160万人口,接近一个贵州省的总量。近7年来,我国粮食总产量都在5亿吨以上(2011年中国社科院《农村经济绿皮书》),而因为土壤污染,导致超过2%的粮食不但不能养人而且害人,这是多么让人担忧的数字啊。

如果说“毒大米”、“毒奶粉”之类的无良产品对一般百姓来说,只要留心还有办法辨别,一旦造成危害也能快速暴露,而含有重金属的食品对群众健康的危害则是比较难发现的——超市里青翠新鲜的瓜菜,娇艳红润的苹果,如果是从重金属污染的土地上生产出来的,就会含有让人致癌的砷、锡、镉等毒素。而这些都是无法用口感、外观等查验出来的。这些物质对人的影响也是长期缓慢的。除非用专业检测手段,一般人是没有能力去辨知的。

民以食为天,我们所食用的绝大多数食品,归根结底都来自脚下的土地。土壤质量直接影响着民族的生存和健康,土壤被污染面积的扩大,意味着国家粮食自给率受到威胁,直接影响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可见,国家和政府在这个关头,重视土壤修复和治理,有多么及时和重要。

人的活动超过土壤自净能力

俗话说“叶落归根”,土壤是承接陆地上各种生命活动的基础,本来就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在自然状态中,土壤是有很强的自净能力的。然而因为人的活动,导致土壤接收的污染超过了其处理能力,就造成了土壤污染。

如果按污染物来分类,危害土壤的主要有这样几种“毒素”:

化学农药和化学肥料:主要是超标使用造成的,包括铬、铜、锌、铅、汞、镉、砷等在内的重金属。

放射性元素:例如因近日本核泄漏而闻名的铯137,可以存在几百年而无法消除其放射性。

有害微生物类:例如肠细菌、炭疽杆菌、破伤风杆菌、霍乱弧菌、结核杆菌等等。

二氧化碳、甲烷等气体:土壤中有机物分解产生的二氧化碳、甲烷等气体,在某些条件下也可造成土壤酸化。

但是,跟我们的健康息息相关的,还是化肥、农药和重金属污染。

化肥是现代化农业的基本营养,同等条件下,施用适量化肥比不施化肥,可多增产粮食20%~30%左右。但是过量施化肥不但不能持续增产,还会减弱土壤肥力,形成土壤硬化。而且化肥很难被微生物降解,造成的影响是长期的。更为严重的是,化肥中含有的重金属元素,正是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元凶之一,例如磷肥、钾肥所含的磷、钾等元素。

中国是世界化肥生产消费国

而我国的现状是什么样的呢?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的化肥生产和消费国,在不到世界总量十分之一的耕地上,我们每年施用的化肥总量却达到了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我们的单位化肥投放量是美国的1.7倍!因为农村长期缺乏技术和培训资源,大多数农民根本不知道化肥过量达不到增产效果,生怕少施肥会减产。过量施用的结果是土壤肥力下降,造成的恰恰是粮食减产,而农民在缺乏知识和专家指导的情况下,越发增加化肥投放,陷入环境恶化、土壤遭破坏的恶性循环。而那些随着土壤进入食物链的重金属残余,终到了我们的餐桌上。

全球每年400多万人农药中毒

农药污染也是土壤污染的重要元凶,残存在土壤中的农药对于农作物生长十分不利。如果时间倒推二三十年,中国还不会感受到农药带来的危害。因为那时,中国有能力生产的农药尚不足80种,还很难满足农业生产的需要。而上世纪90年代之后,中国逐渐由农药进口国变成出口国,近两年,农药进口量只相当于本土产量的2%~3%,出口量已是进口量的十几倍。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研究数据表明:全世界每年使用的600余万吨农药,实际发挥效能的仅1%,其余99%都散逸于土壤、空气及水体之中,中国大陆的情况尤其严重。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全球每年有400多万人农药中毒,其中30万人死亡;而中国每年农药中毒事故达近百万人次,死亡约10万多人。

重金属与石化污染是重灾区

今年初,《中国经济周刊》的一篇报道揭开了丰富的锡资源给云南个旧市留下的创痛。这个被称为世界“锡都”的城市,锡储量占全国锡储量的三分之一,占全球锡储量的六分之一。它因锡而富,却也因不当开采,导致1500多平方公里的土壤遭到毒害,当地45万人口生活在癌症威胁的阴影下。

文章说,与个旧丰富的锡矿相生相伴的,是砷,也就是砒霜的主要成分。在我国,砷作为锡的伴生矿,70%以上都成了被废弃的尾矿。截至2008年,我国至少有116.7万吨的砷被遗留在环境中,这就相当于百万吨的砒霜被散落在旷野中,任雨水冲刷,注入河流,渗进土壤……个旧市有的村成了有名的“癌症村”,人均寿命不超过50岁,不仅老人因砷中毒得癌症死去,连年轻人身上都可见明显的毒斑。因为土壤污染,作物没人敢吃,外表鲜亮的柿子掰开后内瓤却是黑的。

当代工业和矿业在工艺流程中都大量使用有毒化学物质,一旦发生泄漏事故,就会造成严重的环境危机。以近年来造成事故影响较大的紫金矿业集团为例,1999年,山洪冲垮了紫金矿业拦截废矿渣的大坝,带有氰化钠残留液的矿渣呼啸而下,冲毁了当地农民的庄稼,引起了农民与紫金矿业驻村赔付人员的激烈冲突。2010年紫金矿业集团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大量污水涌入汀江,造成汀江部分江段严重污染,并发生大量鱼类死亡。2000年10月,安徽曙光化工有限公司一辆载有10.7吨氰化钠的汽车,在给紫金矿业运送原料的途中发生泄漏,造成附近102名村民中毒住院治疗,家畜家禽大量死亡,饮用水源严重污染。此事件被当地政府和国家环保总局确认为特大环境污染与破坏事故。

发生此类事故后,受到毒害的一般都是水体和大气层,因为水流的传播速度快。而重金属对土壤造成的污染持续时间和污染链条,可以长达几十年。

除了重金属一类的无机物污染之外,现代石化工业的各种有机污染物,也己成为环境污染的罪魁祸首。在已知的700多万种有机物中,人工合成的有机物种类达10万种以上,且以每年2000种的速度递增。其中具有“三致”(致癌、致畸、致突变)的有机污染物如石油烃类、多氯联苯(PCBs)、多环芳烃(PAHs)、含氯溶剂、炸药、农药等越来越多,它们一旦进入土壤环境,不仅使农作物减产甚至绝收,而且可通过动植物转移到食物链中,成为人类的隐形杀手。

此类污染存在于油田、炼油厂乃至下游的石化厂等各个环节。例如在采油环节,普遍存在因为井喷或滴漏造成的“落地油”污染,使得原油与土壤形成难以分开的“油土”混合物。石油渗入土壤后,如果植物吸收了石油,会破坏植物的新陈代谢过程,或阻断植物需要的水分和养料,从而使植物死亡,植被破坏。而且被落地油污染的土壤,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内都丧失了农耕和畜牧的功能。

土壤修复需要花多少钱

当我们幡然醒悟,不得不正视土壤污染这一环境问题,并试图去修复和解决它时,才发现我们当初的错误所造成的代价是如此惨重,需要用天文数字的投资和以10年为单位的时间去弥补。

“治土”,钱从那儿来?目前还无法准确估算中国下一步土壤治理所需的花费,但可以从其他先行国家的经历寻找到参考答案。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上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均制定并开展了污染土壤治理与修复计划。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用于污染土壤修复方面的投资有近1000亿美元,达到了年平均100亿美元的巨大投资规模,如果加上通货膨胀的因素,这笔投资到今天就相当于300亿至400亿美元。4月10日,武汉市环保局发布了一则消息:武汉市拟投资24亿元人民币,治理硚口古田地区化工企业搬迁部分场地的土壤污染。据当地环保局估计,约为1260亩土壤已经测试到部分采样点的汞、铅、砷、总铬、三价铬、六价铬、镉含量存在超标,可以初步认定该地区部分土壤受到重金属污染。这样算下来,每亩受污染土壤的初期治理费就达到了190万元。如果把这个作为全国1.5亿受污染耕地的治理成本均值,那国家就要至少拿出280万亿元人民币来“治土”。2010年我国GDP总量为40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意味着,要想完全弥补过去几十年给土壤造成的危害,全国人民要不吃不喝干7年,才能担负得起这笔费用!

除了资金外,“治土”技术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另一道难关。土壤修复与空气和水污染的治理不同,耗时长、耗资大、处置过程更复杂,而且很容易产生二次污染。再加上我国土壤污染防治面临的形势很复杂:土壤污染类型多样,呈现新老污染物并存、无机有机复合污染的局面,土壤修复工作就显得更为严重和复杂。国内外专家表示,土壤修复的过程相当漫长,解决土壤污染问题,需要有不同学科的科学家如土壤学、农学、生态学、生物地球化学、海洋科学等,还需涉及农、林、渔业等有关的生产单位和政府决策者的共同努力。

电子看板
温湿度记录仪
过滤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