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极道战尊 第五百七十六章虎落平阳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1:55 编辑:笔名

极道战尊 第五百七十六章虎落平阳

皇城好久没有发生这么激烈的战斗了!在皇城除了较为庞大的势力,无人敢挑衅灭天盟!可是辛气节却除外,他不但挑衅了灭天盟,还将灭天盟大护法斩杀!这是灭天盟的耻辱,灭天盟盟主绝对不会放过他,绝对会将他碎尸万段,否则日后还有谁会加入灭天盟?

嚣张跋扈的欧阳家,在皇城彻底除名,欧阳家的势力尽数被别的势力占据,欧阳炉的妹妹欧阳芊儿,看着欧阳家高大的府邸,眼眶微微红了起来,泪水如珍珠线般,沿着白皙的脸颊滑落而下。她有些后悔,要不是自己刁蛮任性,未将小城池的辛气节看在眼里,怎会有今日欧阳家之祸?

一个少年走了过来,那少年身着银色长袍,神色有些沉重,来到她的身前,紧张的抿了抿嘴唇,说道:“芊儿,你可愿意和我在一起啊,我会保护你,会好好疼爱你,好好照顾你!我知道以前追求你的人很多,可是现在欧阳家毁了,那些人不会在巴结你,只有我会真心待你,你愿不愿意给我个机会啊。”

欧阳芊儿眼眶发红起来,内心升起一股暖流,仿佛温水在冰冷的内心流淌!她可是知道,自从她父亲死去之后,那些长老是怎么对她的,以前恭敬的神色,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冷漠还是冷漠,以前追求他的栗玉玉,父亲在二流顶尖势力当大长老,她想请求对方相助,哪知道对方甩手离去,压根就不在理会她。

她现在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么现实,这些人就有多么现实,稍微有些势力的,和他们欧阳家的关系不错,哪怕是她去求见,对方直接避而不见,想来也不想惹上辛气节这样的仇人。

伸出白玉般修长的手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哽咽道:“这个时候,连你也来看我笑话,想来你也是来羞辱我的,我现在没有靠山了,你想怎么羞辱,就怎么羞辱,你有甚么不满,尽管发泄出来,我以前怎么对你,你现在就怎么对我,只能怪我自己太任性,才导致自己,落得如此的下场。”

银俊看着她憔悴的模样,略微有些心疼,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斩钉截铁的道:“我就是喜欢你,不管欧阳家在或者不在,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哪怕是变成丑八怪,我还是会喜欢你!我以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长得漂亮,是因为喜欢你的性格,要是我喜欢你的容貌的话,以我银家的势力,相信可以找到更漂亮的。”

欧阳姑娘眼中泪光莹然,感动得眼眶湿润起来,说道:“你真的不在意吗?我以前说我不喜欢你,现在我有些喜欢你起来了,我觉得你好可爱啊。”

银俊激动得脸颊潮红起来,兴奋道:“那你跟我回家吧,我会让我父亲接受你,日后你跟着我好好过日子。”

欧阳姑娘甩开了银俊的手掌,冷冷笑了起来,笑声格外尖锐:“好好过日子?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我父亲哥哥的仇还没有报,你叫我看着辛气节在皇城嚣张?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报仇,哪怕是牺牲自己,我也要找人对付辛气节。”

银俊手掌颤抖起来,眼眶有些发红,失落道:“你爹都不是辛气节的对手,你找谁对付辛气节啊?谁会因为一个女人,去惹上辛气节那样的强者啊,那不是找死吗?”

“我不管,你帮我杀了辛气节,我就嫁给你,做你的老婆!你若是连辛气节都不敢杀,我不会嫁给你!”欧阳芊儿嘶哑的吼叫起来,听起来甚是撕心裂肺,让人觉得有些难受。

银俊全身发寒,就像泡在冷水中般,身躯冰冷到了极点,失魂落魄道:“你若是知道辛气节的实力,你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他可不是以前我们刚认识的辛气节了,他的实力,可怕到让人感到胆寒,我们家主都吩咐了,碰见辛气节最好不要招惹,不然家法伺候。”

说着,便转身离去了,他无法斩杀辛气节,也不是辛气节的对手,也不敢去斩杀辛气节。冷风吹在他的脸上,带着刺骨的寒意,眼泪从眼角流淌而下,挂满了整个脸颊。

男儿有泪不轻,只是未到伤心处!

几个纨绔子弟走了过来,见到银俊满脸泪水,哈哈大笑道:“这不是银俊吗,怎么在哭泣,难道是为了欧阳芊儿吗?现在她没有势力撑腰了,我若是你的话,直接可以用强,还需要说那么多废话吗?有时候男人要强势点,直接来个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女人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你就看哥几个表演下吧。”

几个纨绔子弟,银俊倒是认识,以前是欧阳芊儿的追求者,不过现在他们对欧阳芊儿,没有半点好感,欧阳芊儿当初怎么侮辱他们,他们现在就想怎么侮辱她。

欧阳芊儿见到这几人走来,脸色难看的转身就走。这几人以前经常跟在她的身后,哪怕是她要天上的月亮,只怕几个都会想办法给她找来。欧阳家覆灭,想来他们会借机侮辱自己,哪怕是他们侮辱了自己,也没有人帮自己出头了。

几个纨绔子弟,将她拦了下来,颇为猥琐的笑道:“这不是欧阳姑娘吗,怎么不进欧阳家的大门啊,在外面看甚么啊,难道是在等我们吗,我们听说你四处找人在对付辛气节,不知道是否需要我们兄弟几个帮忙啊?”

欧阳姑娘神色冷漠道:“就凭你们几个废物,不过是仗着家里一些势力,拿甚么和辛气节斗啊?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滚蛋,姑奶奶我发怒起来,不是你们几个废物可以抵御的。”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让你看看我父亲给我找的保镖,对付你只怕不需要十招。”其中一个纨绔子弟,大笑着拍了拍手。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者走了出来,长得甚是健壮,有着古铜色的皮肤,浑身肌肉盘结,笑起来之时,略微有些阴森。

欧阳芊儿看着那老者,神色有些冷漠起来:“毕长老,你这么快就去通皇门当保镖了,难道忘记了我们欧阳家是怎么对你的吗?”

那毕长老咧嘴笑了起来:“欧阳家怎么对我,我还不清楚吗?你父亲的为人怎样,相信你比我清楚,你们欧阳家对我实在太一般,通皇门门主甚是礼遇我,我现在是通公子的保镖,我劝你还是听我们公子的,不然我这一双铁拳,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欧阳芊儿有些郁闷,郁闷到了极点,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被虾戏啊,怒声说道:“你这么忘恩负义,我们欧阳家对你算是白好了!王通,你想怎样,就划下道来吧,姑奶奶我虽然失势,但也不会怕你这样的老鼠。”

王通怒笑道:“这个时候你还敢这样泼辣,看我到时怎么修理你!毕长老,给我活捉她,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毕长老抱拳道:“小姐得罪了!你哪个不好惹,去惹王公子,那就怨不得老夫下手无情了!”(未完待续。)

安溪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金山区亭林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甘肃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盐城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