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癡呆老漢難進養老院院方稱怕影響其他老人不

发布时间:2019-06-07 22:34:18 编辑:笔名

  [摘要] “我父亲患上了重度老人痴呆症,24小时都无法离人,请保姆照顾靠不住,只好送他去养老院。”岳阳市民陈女士说,父亲患病后,时常大吵大闹,让她心力交瘁,本打算送老人去养老院,却在寻找养老院的过程中费尽周折。到底为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找一家适合的养老院有多难?经过一番打探,发现,岳阳的确有接收老年痴呆症的养老院,但能接收像陈女士父亲这种爱吵闹的老人,寥寥无几。

  2015年,的一纸诊断书,让家住西塘的陈女士终于明白了,父亲不是变了,而是生了病。两年前,父亲的脾气开始变坏,情绪也不稳定,大部分时间都在骂人。一开始,陈女士以为是到了更年期,但接下来的几年,父亲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不仅大小便失禁,甚至有时候整夜不睡觉,大哭大闹。到一检查,才发现父亲患了痴呆,也就是医学上说的 阿尔茨海默症 . 我父亲今年才58岁,虽然大小便失禁,但腿脚挺好,整天在屋里走过来走过去,什么都抓,什么都碰。 陈女士说,母亲身体不好,家里请了保姆照顾,但基本上请一个走一个。 他见人就骂,保姆都很怕他,做不长久。

  陳女士是獨生女,沒有兄弟姐妹可以幫忙分擔。為了照顧父親,她辭掉了工作,全身心照顧父親。 太累了,我父親必須24小時有人跟著,一不留神,他就不見了,走失好幾回。 一年的護理下來,陳女士的精神接近崩潰,與家人商量后,她將父親送進了養老院。但這并不是一個順心如意的選擇,半年的時間內,陳女士給父親換了4家養老機構,每一家多能住上一個月,就會讓她接父親離開。 他晚上不睡覺,大吵大鬧,影響別人休息,養老院都不接收了。 陳女士說著,眼睛里噙滿了淚水。所幸,在熟人介紹下,年前,她將父親送進了岳陽市康復醫院科,請了護工照料,情況才有所好轉。

  养老院:怕影响其他老人不能收

  对方老年痴呆严重吗?平时吵闹不?有伤人举动不?对不起,我们没办法接收这样的老人。 3月2日,致电国泰阳光颐养院、白家山老年公寓、岳阳市养老服务站中心等多家养老机构,院方纷纷表示,如果仅仅是生活不能自理、卧床不起的老年痴呆患者,他们可以接收护理,但具备行动能力的没办法接受,需要视程度而定。 据国泰阳光颐养院工作人员称,该养老院有300多位老人,大部分人住的都是双人间,如果接收有吵闹、走失症状的老人,对其他老人影响太大。

  在与国泰阳光颐养院相隔不远的一家老年公寓,一听到痴呆老人比较严重的情况,就直接建议家属送到康复医院去。 我们就是怕她往外走,我们的看护没办法24小时跟着,也不是封闭式的房间,万一遇到意外,我们也担不了。

  护工护士:付出多,工作累、压力大

  即使有养老护理机构接收痴呆老人,照顾他们的人也有 万般委屈 . 看护这样的老人太累了,护理难度大,家属还不理解。 岳阳市心怡护理公司负责人许国勇告诉,他们公司的护工在康复医院照顾数百位老人,其中就有20几位患有 阿尔茨海默症 .

  付出多,工作累、压力大,是护士、护工们护理患有老年痴呆症患者的感受。今年50岁的护工李阿姨说,她在康复医院8楼照顾他们,每天都面对不可预料的风险,精神高度紧张。

  3月2日11:10,到了康复医院老人们的开饭时间,20几个老人在护士及护工的引领下,一个个坐上餐桌吃饭。

  坐下容易,吃饭不易。饭上了,有几位老人就是不动筷子,护工怎么哄,她们就是不开口,喂得急了,有的老人还摔勺子,就是不吃。

  这时,医院老年科的护士长周向军走了过来,将勺子捡起来,洗干净,耐心跟老人聊天。老人姓周,华容人,患病好几年,记忆退化严重,基本不记事了。周向军跟她聊这个,她答那个,没有一句可以搭得上话。本来十几分钟可以吃完的饭,在半骗半哄下,喂了一个小时。

  这只是一位护士日常工作的常态,单单给患者喂药、喂饭,就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可是这样的付出,有时候并不能得到家属的认同。

  期待:病患与护工之间的相互理解

  前几天,一位老人在房间里开门的时候摔了一跤,家属就说我们没有护理好,狮子大开口要我们赔偿好几万。 许国勇说,因为体质的原因,很容易摔跤,导致骨折,护工护理老人本身就挺麻烦的,加上家属各种无理纠缠,让不少养老机构对痴呆老人退避三舍。 目前,关于养老机构安全问题立法并不完善,一旦老人出了事,家人就找养老机构扯皮,让养老机构不堪重负。 我们希望更多市民能理解并了解护理工作,这样医患关系会更加顺畅,对病人的康复也更有利。 许国勇认为,一些家属一旦发现护工对老人照料欠周到,就大发雷霆,甚至说出侮辱人格的话语,极大地挫伤了护工的自尊心和工作激情。面对养老市场少人愿意照顾老年痴呆症的问题,建章立制固然重要,病患与护工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尊重也同样重要。

乳房疼痛怎么办
乳房疼痛怎么回事
乳房疼痛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