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我欲逆天 第233章 齐心聚力

发布时间:2020-01-18 14:18:30 编辑:笔名

我欲逆天 第233章 齐心聚力

“分神术是一门极为高端的功法,乃是上古分身术繁衍下来的。正如你们所认识的一样,随着岁月长河流过。不仅是人,功法也在优胜略汰,优者更优!”童凌霜详细的解释道。

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就武者而言。无论从蛮、修士、仙术到如今的武。千界万族都在进步,挖掘的力量强到无有止境。

自然,功法也随之改善到一种近乎超级完美的存在。无疑,这个“分神术”流传至今,比分身术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的档次!

“它究竟能强到何种地步,就四大传奇来说。东皇一脉堪称分神术造诣的鼻祖,云蛟诀力量的本源便是分身合体之法!”童凌霜的语气渐渐冰冷,她这么一说,事情就很明显了。

“东……东皇啊!”

“皇临一步……幕求败!”

“难道是东皇杀了长老?这……不太可能吧?”弟子们越听越心惊,顿时冷汗狂流。随着真相渐渐变得清晰,他们却想强迫自己扭曲事实。

这也难怪,四大传奇是何等人物,谁敢招惹!

若别人杀了四方空,定剑海完全可以去逼门要人。大不了灭宗门,这在苍境经常发生。

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你吞了天,那你就是天王老子。

可杀死长老的人要是东皇,那还报个屁仇!

你去要人吧,保证去一个死一个,去俩个死一双。那根本不是报仇,是在玩火**,自取灭亡!

话说回来,要是剑祖还在,就是借给幕求败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来天剑山造次。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的话就是对的,假话也能变真的!

事情要到了如今这一步,要如何报仇?还怎么让人报仇!

刹那间,满堂人沉默不语。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让他们自卑到再也抬不起头来。不是说他们懦弱,只是敌人太强了!

“你们不必担心,若事实真是如此,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关聂冷笑俩声,直言道:“东皇有何惧?虽然我无法离开恶狼关,但休书一封给西豪,想必我们的老域主,断然不会视之不理!”

弟子们同时抬头,目光里渐渐焕发出希望。

对啊,定剑海是为了西豪才派出这支仁义之师。四方长老死在这里,西豪要当成没看到,那他也不配叫惊云霄了。

而且――

众人同时看向书御风,书御风默默流着眼泪,一直跪在那里烧黄纸。

武老三何其聪明,附言道:“回去之后,我们书门一派四家会联合上告青帝。若凶手真是幕求败,儒门绝对会是宗门最强力的助力!”

弟子们又是眼睛一亮,儒门虽然不比四大传奇的战力强悍。但青帝若肯出手,无疑能给幕求败当头一记重棒!

“大家不要忘记我们的大师兄是谁!”一名弟子道。

“南海广域是四大传奇最高深的力量,以大师兄的骄傲,绝对不会忍气吞声的!”

“有西豪前辈,有青帝大人和南冕前辈,再加上我们剑祖的威名,东皇他算个什么东西!”

“我听说,苍境第五奇的那名强者,至今还堵着东皇的云蛟窟呢!”

“哈哈哈……东皇那只老臭虫被打怕了,他怎么敢出来!”

“丢人现眼呐,这个老东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敢得罪这么多人!”弟子们瞬间走出了沮丧,一个个吵吵杂杂变得兴奋无比。

这一刻,他们巴不得长老就是幕求败杀了,巴不得把事情闹大,赶紧出兵。

什么狗屁东皇,跟个要饭的一样,不就是长了九个脑袋的虫子么!

好哇,你这个老泥鳅啊,你真是不看眼啊,你他妈死定了啊。

有南冕、西豪、青帝、定剑海我们四家联手,皮都给你揭下来。

还有第五传奇步旒殇,不过,想到这里,弟子们同时一愣!

如果东皇还被步旒殇堵着,那他不可能跑到西境来杀人呐。

就算云蛟诀的元神兽跑出来,可怎么逃得过步旒殇的法眼。一旦晋升传奇人物,这个称号可不是唬人玩的,那是真的有巅峰造极的强悍本事。

东皇他本人都被步旒殇打怕了,怎么还敢放出来元神兽,一出来还不被步旒殇玩死。

更何况,东皇杀四方长老怎么听都不太可能!

难道四方空长老在某个深夜,偷偷溜进了东皇小妾的闺房?

要不是这样,那得有多大的仇啊。非得要东皇从亿万里之外的青龙主域来到最西境的荒沙!

想到这里,弟子们刚下的结论就不攻自破了!

“我没说一定是东皇,若是那样,恐怕连聂叔叔也回不来了!”童凌霜的语气依旧冰冷,可见怒火没有消弱半分。

“确实如此!”关聂坦言道,丝毫没有因为这句话掩饰自己的不足:“那人绝对不是东皇,他很弱,在我手上连五招也没撑下来。依那具分神傀儡的实力来看,他的本体最高只有证天境巅峰的强度!”

“嘶!”众人听完同时倒抽冷气,他们惊的不是凶手的实力,而是关聂的实力。

证天境巅峰强者居然在关聂手里走不过五招,那他究竟有多强!

弟子们的心里可是很清楚,身为宗门第二高手的剑首大人,他的实力也仅仅只是证天巅峰而已啊。

“不必大惊小怪,我的实力为踏巅期的衍天二重,只比他强了一筹。唔……这也不全是我自己的力量!”关聂淡淡的说道。

易凡听到这句话,猛的盯向关聂的手臂。那闪烁的瞳光,似穿透了他的护腕,看到了关聂手臂上的血虎图腾。

关聂扭头看了易凡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我要提醒你们一点,苍境的分神之术不是只有东皇一家。包括南冕的真言决里也有这么一式,但是,东皇一脉才是专研此类功法的高手!”

“无论如何,东皇的嫌疑都是最大,我相信聂叔叔跟我有同感,因为你毕竟与他交手过!”童凌霜平静到。

“这……!”关聂一时语顿,摇头到:“抱歉,我看不出他的分神术属于哪一种。不过,看招式倒是你们定剑海的剑诀!”

“砰!”易凡一拳头砸在了会议桌上,把四方空的尸体都震的跳动了一下。一旁的书御风吓的猛然一窜,差点就飞到了房梁上,他还以为四方空诈尸了。

“宗门里有内奸……我可以肯定,绝对有内奸。正如聂大叔开始说的一样,这件事真的不简单!”易凡越想越气,冥冥之中他有一种预感。四方空的死只是一个开端,这件事是冲着他来。

因为在定剑海,东皇的仇人就只有自己。除此之外,易凡找不到他还有其他的动机和理由。

“照这么看,方进应该也是被那人所杀。他的动向很明显,就是要我们自乱阵脚互相猜疑。他针对的就我们定剑海,又或说……是我们其中的某个人!”童凌霜也猜到了这一点,暗暗看了易凡一眼。

“我安排易凡接任将军一职,就是为了稳固你们的军心。阵前自乱,乃兵者大忌!”关聂深深的说道,眼神扫过满堂的弟子。

“就算没了长老,我们还有大师姐和易凡师兄!”

“军团长大人放心,我们绝对跟易凡师兄一条心!”

“若不能击退妖敌,我们有何面目告慰长老的英灵!”弟子们义愤填膺,信心坚定。这一刻,溃散的士气因为关聂的几句话,又重新紧紧的凝结在一起。

“哼……既然没事了,那我回去睡了!”南宫北发着冷笑,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可走到门口时,脚步猛然一顿:“渊不凡,我等着看你表现……哈哈哈!”

关聂目光一凝,不难发现,南宫北身上带有很重的怨气。以关聂的英明,当然看得出来他心中不平。只是关聂不知道,南宫北和易凡之间的“仇”,已经不是一天俩天了。

“可恶,长老都死了,他竟然说没事了!”

“简直太过分了,他居然说回去睡觉,怎么可以这样!”

“各位师兄不要动气,我想,他肯定是有些疲累。你们不要怪他好么?我可以来守灵,我可以做的!”玉宝珠心急的辩解道。

“算了,你们都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今天,就由我来守灵吧,我想跟长老说说话!”易凡有些疲惫的说道。

“易凡师兄,你以后还要指挥我们呢,怎么能让你守灵!”

“贤弟,你今晚劳碌了一夜。我们都知道你很伤心,让我们来守灵吧!”书御风道。

“我肩膀上的三颗星,难道不管么?”易凡面孔一紧,皱眉说道!

“这……!”

“你们都回去吧,守城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今晚,我陪他一起守灵!”童凌霜安慰众人道。

“可是,易凡师兄和大师姐你们俩个是我们最强的……”这名弟子还未说完,一名同伴就拉了拉他的手臂。俩人眼神交汇之间,都明白什么意思了。

“师姐,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有劳易凡师兄和大师姐了!”

“都走啊,看什么看……这里太挤了!”

“是啊,留点空间给别人行吗?”弟子们破涕为笑,虽然伤心,但这些俏皮话还是缓解了压抑的心情,一个个推推攘攘着都走了出去。

“你肩头的担子,重么?”关聂走到门,扭身问到。

“多谢聂大叔关心,我最近又长高了,肩膀变得更宽,应该扛的住!”易凡回到。

冠县人民医院
费县妇幼保健院
长治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菏泽牛皮癣治疗方法
台州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友情链接